【暑期社会实践】在绅士化的学区中奏响和谐的乐章 - 南大青年

“请问您的孩子平时会在楼下的公园玩吗?”

“很少吧,因为都不认识,而且我小孩课业那么重,也没时间啊。”

这是暑期社会实践中,建筑学院社区和谐促进小队在街头采访小学生家长的一段对话。

他们正在采访的是一位年轻的母亲,高学历高年薪,正在力学小学门前等着接自己的儿子回家。她住在附近的老城区里,所以她骑着电动车来接小孩。谈到自己所在的社区,她不好意思地说并不了解,但是她也表示,她并不准备深入社区生活或者刻意和邻居打好关系,因为她住在这里只是因为孩子上学方便,迁出是必然的。

图1 研究区域力学小学学区

(图片1 研究区域力学小学学区)

(备注:位于南京市鼓楼区老城区,南京师范大学北侧。力学小学为南京综合前三的小学,学区房买入卖出很频繁。学区内主要为老旧房屋,多层住宅。)

他们所在的社区是学区;他们所住的地方叫学区房;他们这样年轻有为的家长被称为中产阶级,也就是“绅士”。

这个小队意在研究“学区房绅士化”,及其对城市的建筑布局和社会空间造成怎样的影响,然而在此之前,他们需要调研老城区学区房绅士化下的社区邻里关系。这就是出现开头的那一问答的原因。

然而,绅士化指什么呢?

绅士化(gentrification):一个旧区从原本聚集低收入人士,到重建后地价及租金上升,引致较高收入人士迁入,并取代原有低收入者。

而当一个金光闪闪的“教育资源”的标签贴到了旧区上,那个旧区便被称为“学区”,它的绅士化就被称为“学区绅士化”。

这个现象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注意,也让和谐小队的队长产生了探究的欲望。他想要知道在这个现象下隐藏着什么,于是便着手调研。

首先得从那些为了孩子而购买或租赁学区房的“绅士”们身上下手,于是小队设计了一份问卷来收集绅士们的意见,并基于现有材料提出了一些假设:在物理空间、社区认同和绅士化的相互作用下,绅士化对社区邻里关系产生反作用。

小队利用AMOS构建模型,使用最大似然估计方法,证实了假设,并且推论:学区内存在因为绅士化产生的阶层分层,且因为阶层分层,他们对邻里关系产生反作用。

实际上,这从派发问卷和采访的过程中很容易感受出来。他们遇到了在小区内忙碌生意的一位阿姨,她收入不高,但是性格开朗,在社区里有很多关系很好的邻居,很受欢迎。他们还遇见了行色匆匆的女士,她脚步生风,婉拒请求,然后坐进汽车迅速离开。他们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和交际圈子,所以他们的不同和隔阂很明显。而后者因为流动性,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首先被视为外来者,而他们也没有想要融入前者的意思,因为他们的“家”另在他处。

在此基础上,他们进一步假设:各个阶层内部会有较强的邻里关系,而且阶层内部较强的邻里关系是因为社区认同感、对社区的情感留恋等得到的。

他们认为,学区功能导致的阶级聚集,提高了绅士们的社区认同感。比如小学生的同学关系能带动家长之间的日常问好,进而发生联系。另一方面,因为同属于一个阶层,所以彼此间更有认同感。这个假设依然被证明成立。

于是可以这样说,学区社区功能依然能促进邻里关系,但是绅士化会增强社区异质性,透过一部分学区功能对邻里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因为中产阶级的“绅士”暂住学区房,有迁出意愿,且与其他居民的生活方式等都有不同,他们的频繁流动改变了社区的社会空间结构,影响社区成员的日常交往与感知,且使得阶层区隔愈发明显。

这个结论有些消极,但是令人振奋的是,就南京老城区而言,这种学区绅士化并不完全,阶层分化和人群的隔离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形成。但是社会发展对和谐社区的要求不可忽视,更何况良好的社区氛围长存,带给居民安定感便好,与他们住多久,为什么住,关系不大。

“立刻找到削弱绅士化给社区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方法不容易,然而如果我们实践能够为城市规划方面提供一些参考,让各方面都协调起来,共同促进和谐社区和社会的建设,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建筑系的王皓筠队长这样说。

图文:社区和谐促进小队

采编/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