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琴岛城韵——探寻近代历史建筑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保护与使用 - 南大青年

2017年两会,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谈到,“习近平总书记3年前就提出来,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我理解,让文物活起来,主要是在‘活’上下功夫。众多文物资源要向社会开放,让公众接触到文物资源。”与此同时,在山东的海滨城市青岛,这座刚刚被评为“新一线城市”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副省级城市,也作为“一带一路”的海上合作战略支点城市,迎来了新的生机。

早在一百多年前,康有为先生就曾评价青岛道:“碧海青天,绿树红瓦。”指的就是青岛在近代殖民历史上留下来的众多欧式建筑。而这些历史优秀建筑、文物保护单位如今怎么样了?它们“活”起来了吗?它们能不能符合这座城市在“一带一路”中的重要地位,体现城市文化形象呢?带着对近代历史建筑保护与应用情况的关注,“琴岛城韵”小队踏上了征途。了解作为队员们家乡的青岛,不仅是对家乡的照顾和政策的响应,更是为其他踏上现代化进程的城市总结改造旧建筑的宝贵经验,为近代建筑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保护与使用觅一剂良方。

一、钟声中,寻觅宗教建筑的踪迹

了解青岛的人都说,青岛是一座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城市。而这种风情,恐怕再也没有比散布在大街小巷的欧式教堂体现得更明显的了。清晨,沿着观象二路走下去,罗马式的圣保罗基督教堂清水红砖外墙掩映在丛丛绿树中,远远传来清扬的钟声。浙江路的闹市中,圣弥爱尔大教堂展露着点缀着十字架的哥特式方尖塔顶——这是全中国唯一的祝圣教堂,曾拥有着全亚洲最大的管风琴。而江苏路熙熙攘攘的车流中,基督教堂展现着它美丽的德国古堡式建筑的身姿。

徜徉在这些建筑中,无疑是一种迷人的体验。基督教堂教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队员们,除却文革时期的部分损坏,教堂的内部陈列保存得十分完好。暗红色的地砖,繁丽复杂的玫瑰花窗,甚至漆成黑褐色的木椅,无不是百年前的旧物。但由于教会贯彻国家的“三自”政策,教堂日常均由教会自己维护,资金难免有些紧张,技术上也无官方指导。令人庆幸的是,政府相关部门定期对这些文物保护单位进行大修,如圣弥爱尔大教堂就正处于休整期,让人格外期待它的“重生”。

二、博物馆和美术馆,惊艳了时光

“建筑是城市的文化客厅。”不得不说,在青岛,许许多多欧式建筑成为了合格的“城市客厅”。龙山路上,曾经的胶澳总督楼(迎宾馆)已经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它本身保存完好,藏品丰富。一批批游客有序参观,无不惊叹于少有人知的青岛殖民历史。

而在馆陶路和安徽路的路口,不经意间一抬头,道路交通博物馆和青岛邮电博物馆便映入了眼帘。这些曾经的汽车站、邮电局,成为了宣传交通、邮电文化的新场馆。更不要说位于湖北路上的水兵俱乐部旧址,这座中国最早的电影院,成为了市民和游客们了解电影历史、乃至欣赏电影艺术的最好去处。其时恰逢"2017华语电影展·1907青岛论坛"在市南区盛大举行,众多电影人齐聚青岛,为青岛申创“电影之都”增添了新的力量。

除此之外,当队员们走访时,集中了罗马柱廊式、中国宫殿式、阿拉伯式三种不同风格的青岛市美术馆(原“万字会”旧址),正举办着中国现代工笔画协会副会长尹小平女士的作品展览。工作人员为来访队员讲解了美术馆的展览开放和场馆设置情况,尹女士也热情地和我们分享她的艺术理念。而位于安徽路的嘉木美术馆(原为德国船舶机械师斯蒂尔洛的花园别墅)常年举行以青岛为主题的油画作品展览。在这里,队员们看到了由艺术家提炼出的青岛近代建筑之美。

除了官方举办的博物馆与展览馆之外,盈利目的的文化场所、位于安徽路的良友书坊也着实让队员们惊艳了一把。曾经建于1907的德国塔楼,如今成为了图书阅读处与艺术品展览馆。与此相似的还有位于浙江路的青岛书房(原安娜别墅)。这些得到良好保护的近代建筑,不仅本身的艺术价值被弘扬、被发掘,更重要的是它们仍然承载着文化传承的符号意义和场所作用,并凭着独特的文化身份,成为了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曾经的安娜别墅已成为岛城居民的好去处

三、市井中,那些店铺与民居

在近代历史上,青岛是一个命途多舛的城市。一次次的跌宕起伏给了她诸多不同的印记。如今在青岛的老城区,仍可见到众多充满着欧式元素的建筑。

在沂水路、湖南路、济阳路、济宁路、平原路、黄县路等老街,队员们沿途看到了许多欧式旧建筑。尽管,除了沂水路的“德国住宅区”之外,其它的建筑没有标注“历史优秀建筑”的铭牌,但从建筑的外形望去,却仍旧能强烈感受到上世纪欧式洋房的典雅设计感。波浪形的山墙,外露砖结构的烟囱,无不透露着它们特殊的文化身份,也给予了这些街道特殊的历史感和怀旧感。可以说,这些“红瓦绿树”,是青岛市区城市形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在这些建筑上,我们却往往发现潮湿霉变的痕迹,或者小广告、乱拉电线的“牛皮癣”栖身其上,甚至有的无人使用,积灰的窗户像空洞的眼睛。通过与住户的交谈我们得知,这些房屋缺乏统一管理,一所曾经的别墅现在往往几家混住,也很难自己翻改。这无疑让这些城市中的明珠们蒙上了一层灰尘,让人不禁遗憾,倘若它们容光焕发,将给市容带来多么大的改观。

队员们还考察了历史悠久的老街馆陶路,这里是一条统一规划的“德国风情街”,是一条展现城市形象的旅游街道。馆陶路两旁梧桐投下点点阴凉,两旁丹麦领事馆旧址、麦加利银行青岛分行旧址、青岛取引所旧址、日本大连汽船株式会社青岛支店旧址等几十所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林立两旁。配合着复古的台灯与街头设施,仿佛让人回到了百年前老青岛。然而老街美固然美,老街上的历史建筑却已多半为银行、酒店、旅馆,既没有景点介绍,更无法深入参观。通过对店铺店长采访得知,在历史建筑中营业需要格外注意保护建筑,装修需要申报;但谈及有关部门是否有定期的检查维护,店主却无奈摇头。或许,缺少资金、缺少技术,这些都不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我们首先应该解决的,是有关部门缺少对这些建筑的管理维护意识。

四、建筑的官方使用,威严而完好

作为历史建筑之一,原胶澳总督府、原胶州帝国法院、原德国警察署的用途无疑令人瞩目。现在它们分别成为了市人大常委会和市政协,市南区检察院,以及市公安局的所在地。出于不干扰公务的考虑,队员们没有进入打扰。但细节完好、修葺一新的文物建筑,透露着庄严与大气,它们在新的时代中仍然充当着不可小觑的场所作用。

除了政府部门使用之外,许多历史建筑还被投入到国有企事业单位中使用。例如馆陶路上的青岛纺织公司总部,以及为数众多的中国银行、青岛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这些建筑往往曾经便是银行的旧址,它们沿用了曾经的功能,也延续了这座城市百余年的文化积淀。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位于观象山顶的青岛观象台。观象台的孙立南台长和张艳工程师亲自接待了队员们,并对观象台的科研任务、科普活动、设施情况、发展历史进行了一一的讲解。令队员们惊异的是,南京大学的老校长曲钦岳院士原来也是青岛人。“曲院士在上青岛一中的时候,经常和朋友来观象台。他在这里感受到了宇宙的神秘,于是就带着好奇心报考了南京大学的天文系,后来成为了院士,也担任了南大的校长。”张工程师介绍道。原来南京大学和青岛观象台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而今南大的队员们来到了这里,这种冥冥中的缘分不得不让人啧啧称奇。

琴岛城韵团队在青岛观象台

青岛观象台已有百余年的历史,然而仍然维护并使用着“古董级”的望远镜,坚持传承着手绘太阳黑子的技艺,不得不令人动容。张工程师说,为了负担维护这些设备的开销,观象台在旁边建了一座青年旅舍,用收入来补贴经费。这不禁令人唏嘘。

在为期九天的实地阶段中,“琴岛城韵”社会实践团队步行上百公里,考察了青岛市区43处历史优秀建筑及历史街区,采访、查询了青岛市文物局、青岛市档案馆、青岛市城建档案馆等多个政府部门、资料室。我们不仅将我们的所见所感所悟总结成报告,更向政府部门和当地报刊投递了倡议书。我们希望的,不仅满足于队员们自身对近代建筑保护的加深了解,而是产生切实有效的现实作用,让有关部门、广大民众,都意识到近代建筑的珍贵和保护的重要性,参与到文物保护这个宏大的命题中来。

图文:刘丰源

采编/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