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从呼麦看内蒙非遗的生存之路 - 南大青年

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一群来自内蒙古的南大学子对于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现状这一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竟,文化的兴衰可以从侧面体现一个地区政治、经济、精神风貌的变迁。当我们一谈到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呼麦”这一已经于2009年被列为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艺术形式总会随着蓝天、白云、绿草、蒙古包浮现在我们的脑海。的确,近年来随着电视节目和网络的传播,呼麦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和喜爱,不少的蒙古族歌手、乐队凭借着独特的演出方式收获了不少人气。

团队成员所关注的,不仅是这些活跃在舞台上的呼麦表演艺术家,还有那些默默贡献自己的力量,在认真培养下一代呼麦手的传承机构与传承人们。

队员们通过互联网这一渠道了解到了国内顶尖的呼麦学校——敖都苏荣呼麦学校,他们发起的全国性的呼麦巡演、传播与教学活动——“呼麦大篷车”显然已经成为传播呼麦,传播草原文化的一把利器,这一点,在他们深入探访敖都苏荣呼麦学校后得到了印证。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呼麦学校及呼麦大篷车的学生组成极其丰富,论民族,有蒙古族、汉族、达斡尔族、壮族等近三十个民族;论地区,有东北、西北、华南等不同地区;论年龄,上至七旬老者,下至七岁小儿;论职业,有职业歌手、乡村教师、寺庙住持等各行各业。

从对学校里学习呼麦的一群学生的采访中队员们了解到,他们都是被呼麦奇特的演唱方式和充满魅力的声音所吸引,他们对呼麦的热爱令队员们无比感叹。“我们在这儿,每天一睁眼就是呼麦”,一位同学如是说。队员们了解到,大家每天上午进行集体教学,下午进行小班教学,一周只有周三休息一天。虽说如此,不论是哪一天,学校总是充斥着呼麦与乐器交织的声音。对于他们,呼麦是课程,呼麦是休闲,呼麦是充实着每个日夜的必需品。校长特克希更是倾尽全力投入到呼麦艺术的研究当中。他负责呼麦的宣传推广,并对乐理有着深入的见解。他为队员们讲解了办学的艰辛坎坷,但是一路上始终不变的,是他和学员们对呼麦真诚的热爱。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敖都苏荣呼麦学校屋顶上采访校长特克希老师)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呼麦学校屋顶与校长特克希老师合影)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与特克希先生合影)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呼麦课堂上)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特克希先生为我们演奏陶布秀尔)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队员们与呼麦学校部分学员合照)

另外,队员们有幸采访到了神骏乐团的团长“琴仙”朝儿的朝鲁门先生,通过对朝鲁门先生的采访,发现他对呼麦发展的许多观点与特克希老师不谋而合。在呼麦的传承保护方面,朝鲁门先生认为呼麦需要更广的受众群体。此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重视师资,以建立更多呼麦学校;其次,国内呼麦的发展需要更多优秀的作品,在优秀作品带动下更利于呼麦发展;最后,呼麦本身也要与时俱进,走出单一的表演局限,以伴奏、背景音乐等形式作用于更广阔的音乐平台之中。

艺术的发展离不开群众,为了了解公众对呼麦认知,团队一行在呼市青城公园及维多利商圈附近发放了有关呼麦的调查问卷,并同步在网上面对全国地区展开问卷调查。通过对近600份问卷的初期分析,队员们发现,不论是从内蒙古维度还是从全国其他地区的维度上来看,半数受访者都选择了“不是很了解呼麦”,而内蒙人对呼麦接触和了解程度水平高于全国其他地区。此外,内蒙人有更多欣赏呼麦表演的渠道,对呼麦的喜爱度更高,也对呼麦的局限性和前景有更多认知与看法。通过采访调查,呼麦并没有受到内蒙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作为非遗保护地区,呼麦受到的帮助还远远不够。队员们还发现,目前大众接受呼麦的主要渠道依然是传统媒体,由此,加大宣传力度、组织更多呼麦手走向全国,会是推广传承呼麦的有效途径。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在呼市青城公园内发放呼麦调查问卷)

呼麦大篷车网络宣传

       (在呼市维多利商圈麦当劳发放呼麦调查问卷)

因此,为了使呼麦文化得以快速传播,不妨加强网络工具的运用,在社会上做好宣传,呼吁相关部门给予更多的物质支持。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学习蒙古国做法,设置呼麦学校,呼麦专业。另外,呼麦学校呼麦大篷车的方式让更多的人学到了解到呼麦,这样的方式值得其他的非遗借鉴。

图文/草原文化守护者团队

采编、责编/刘明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