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中美携手异域漫步——架桥人团队的跨文化英语教学研究 - 南大青年

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往往以本国文化为背景,使用相应文化熏陶下形成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行为方式和语言习惯,本次中美大学生联合英语教学活动给予了跨文化交流探索的条件,南京大学校级社会实践团队架桥人在参与此次教学活动过程中,对跨文化英语教学进行了研究和总结。

5

参与跨文化传播的主体分为以下几个:来自英语国家大学生,英语母语使用者、英美文化本位;中国大学生,拥有良好的英语能力,但是属于当地民族文化主体;当地小学生,英语知识有限,但学习能力强,跨文化经历少,但是对于习得英语语言以及英美文化有着较大热情。因此,我们从这三个主体入手,讨论在中外志愿者授课过程中的跨文化交流情况。

5

   跨文化交际能力,作为本次社会实践的目标之一。作为一个短期的课程,所能传授的文化类事实性知识实为有限,而单纯的“文化导入”则容易造成简单狭隘的文化观。因此,在跨文化教学方面,实践团注重于提升学生的自我反思能力,试图让学生对文化差异性有初步的概念,从而从本群中心主义中抽离出来,用更开放多元的视角看世界。

5

   在教学过程中,具体有几个节点值得进一步关注与分析。第一个节点是英文名字的赋予,作为一种身份和角色的认定,更改姓名很程度上实现了将学生从日常抽离,并与既有文化断裂带过程。从每天课程的点名出勤开始,学生对于其英文名字的认同逐渐深入,同时也出现了不少学生将自己的社交媒体虚拟姓名改成自己的英文名的情况。日常使用过程中,英文名字不断内化和固定,成为学生抽离本位文化,开始接受新文化环境的第一步。

5

   第二个节点是常规的文化导入,即文化事实性知识的传授。以第二周教授的节日为例,为了向孩子们传递西方节日文化,美方外教H以其自身经历,向学生们展示自己在节日当天的日程。作为欧美文化的内部成员,H的私人经验分享莫过于一次真实的邀请,让学生不再以单纯的第三人或者是“他者”视角观察西方文化,而是更真切的置身文化氛围之中,获得第一手的外文化体验。

5

   第三个节点是对于宏观视角的培养,即模拟联合国活动。我们将五个小组分别对应了五个国家(日本、墨西哥、美国、埃及、法国)在国家的选择上,涵盖了不同发展程度和文化背景。教师分别收集了五个国家的人口数量、土地面积、经济状况、自然环境、历史文化等方面的资料。学生在课堂上学习这些内容,并进行优势陈述以及问题解决。例如代表美国的学生强调自身经济实力以及国土面积宽广,而代表埃及的学生强调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以及较好的自然环境。在活动过程中,由于学生代表不同的国家,掌握不同国家文化背景并为其发言,此时就要求他们必须作为其他文化的一份子,去发现其内在的优势劣势。这种不同国家的扮演使得学生抛开了简单的“中国”“我”“他们”的观念,以更宏观的视野,换位思考,获得对于不同文化的体察与包容。

5

文/姜程熙

图/架桥人团队

采编、责编/刘明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