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春风入黔团队(二) - 南大青年

支教日志|那些男孩和女孩

(一)

“我长大后想成为一个考敬父母的人。”

黄色小鸭子状的便利贴上,是几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字体有些稚嫩,“孝敬”的“孝”还被误写成了“考”。

但一笔一划,却又那么认真。

孩子的愿望

(孩子的愿望)

第一天见六班的孩子们的时候,支教队员让他们在纸上写下自己的愿望,贴在班里后墙上。等孩子们放学回家了,支教队员看了看满墙五颜六色的愿望清单,那张黄色的“考敬父母”不知怎的就吸引了眼球。

后来知道了,写下这个愿望的孩子,是那个坐在最后一排的男孩。

男孩叫欧阳明(化名),戴着黑框眼镜。像这里的大多数孩子一样,他的皮肤是黝黑的。他很瘦,宽大的校服穿在身上显得空空荡荡,像是有些营养不良,总能让人感觉到心疼。

叫他名字的时候,其他孩子在下面不约而同地说:“他是学霸!”

“你是学霸吗?”支教队员笑着问他。

男孩抿着唇,目光偏到一边,似是思考了一会儿,才拘谨地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学习这么好呀?”

他又偏着头想了一会儿,慢慢回答到:“嗯……我也不知道,就是……以前是第七名,后来慢慢地就变成第一名了。”

嗯,大概这是一个比较腼腆的学霸吧。

后来要家访,就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学霸欧阳明(化名)。商量之后,打算去他家里看看。

到了他家才发现,除了欧阳明以外,家里还有三个男孩。其中一个是他的亲弟弟,另外两个则是二伯父的儿子。几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是很要好的堂兄弟。

家里的大人只有欧阳明(化名)的妈妈。欧阳妈妈微胖,黑发在脑后盘成一个髻。她喜欢笑,对支教队员很是热情,还特意张罗了一桌菜来接待。

饭后欧阳妈妈坐在沙发上,一边绣一幅已完成大半的十字绣,一边聊天。支教队员这才知道,原来欧阳明(化名)的二伯父不幸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所以二伯父的孩子们和他们住在一起。

“我们都住在一起,就吃这一锅饭。”欧阳妈妈笑着,停下了手中的刺绣,“欧阳明(化名)爸爸在外面打工,我就在家照顾这几个孩子。要说辛苦,也是有点辛苦,就希望他们有出息嘛。”

“家里条件是有些艰苦,每年他们上学虽然有政府补助,但也不太够。”说到孩子们的学费与花销,欧阳妈妈微不可察地叹了叹气。

不过提起孩子欧阳明(化名),欧阳妈妈倒很是欣慰:“他知道家里困难,很独立的,每天就给他做做饭,他自己去上学,学习也只能他靠自己。”

随后欧阳妈妈展示了孩子的奖状,黄澄澄的,厚厚一沓。

孩子的奖状

(孩子的奖状)

这个时候,忽然又想起了那张写了欧阳明(化名)心愿的黄色便利贴。

他还是个七年级的小孩子,单薄得让人心疼的小孩子,却已经早早地明白了父母的辛苦,早早地为了家庭而努力着,早早地想要挑起生活的重担。

他像是翁密河堤边的苇草,在风中挺立,柔软却又坚韧着。

“孝敬父母”

——在苇草般瘦弱的小男孩眼里,这四个字不是他沉重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他日日夜夜放在心口,渴望努力实现的永恒心愿啊。

                                                                     (二)

“老师你QQ多少啊?加个好友吧”

“队长你看,你的黑照,哈哈哈哈哈。”

“老师,老师,你别走啊,跟我用B612合个影呗。”

在六班的课下,总能听到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话语,和她大大的笑声。

女孩叫王子庭,马尾扎得很高,编成辫子垂在脑后。她戴黑色蝎子图案的耳钉,老师不要求穿校服的时候,最喜欢穿长T加热裤。

拍老师黑照,给老师取外号,求老师合影,这大概就是王子庭的日常了。

“明明名字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就这么调皮呢?”支教队员每每看到她都要疑惑上一回。

在老师们的眼里,她像是个“不良少女”,常常闹腾得让人头疼。

自然,“不良少女”成了我们重点家访的对象。

听闻这个消息,被家访的主人公倒是很开心,一脸欣喜:“老师你中午就跟我回家吧,我带你们去我家的门店。”

王子庭口中的门店是她奶奶开的杂货铺,店面不是很大。“胜英副食店”的招牌下,摆着满满的粮油米面。

奶奶六十多岁了,依然很有活力,乌黑的长发盘在头顶,发髻上罩着黑色网纱,簪一根龙头银簪,是她们苗族妇女的传统发式。

奶奶的普通话不是很好,但还是能听懂她热情地对支教队员说:“阿妹啊,过几天凉快了你再过来啊,我给你穿上我们苗族的服饰,你拍张照,带回去给你爸爸妈妈看看。”

奶奶还说,因为现在王子庭这些孩子们长大了,她们的爸爸也不再外出走南闯北了,就在县城里打些零工。平常家里都是十口人的,就在店铺外支个小桌子,围成一圈吃午饭。不过王子庭小时候却是跟着奶奶长大的。

平常在学校无比闹腾的王子庭此刻乖巧地跟在奶奶身边,忙前忙后。

孩子的奖状

(王子庭和奶奶)

“奶奶特别喜欢酿酒,杨梅酒,蓝莓酒,葡萄酒,米酒……”

“奶奶还喜欢我给她拍照,不过她老说我把她拍丑了。”

“奶奶还喜欢穿旗袍呢,平常打扮得可漂亮了。”

小姑娘偷偷地讲奶奶的事,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状,无比可爱。

支教队员这才发现,“不良少女”忽然之间就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

“你最爱的人是奶奶吗?”

她又笑:“嗯嗯。”

忽然想起了一种叫蓟的带刺野花,眼前的小姑娘就像它一样,表面上很倔强,却在亲爱的人面前温柔可爱得不行。

(三)

“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

那些女孩,教会我爱。”

家访以后,支教队员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初中时代——那时候无比沉迷的郭敬明的小说,现在虽然觉得烂俗到不行,可《夏至未至》里的这两句话却不知怎的一直在脑里反复出现。

是啊,这些小了七八岁的初中孩子们,虽然不够成熟,却早已足够懂事。在生活上,他们会的事情,他们懂的事情,可能远比支教队员要多得多。

忽然想起,初来台江时大家的玩笑话——“这哪里是孩子们的夏令营啊,这分明是我们的变形计。”

现在想来的确是,支教队员给孩子们传授知识的同时,也在孩子们的身上学到许多。

关乎生活,关乎成长,更关乎爱。

图/谢佳良、李子中

文/张兰草

采编、责编/刘明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