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戏梦北京——调研北京话剧发展情况 - 南大青年

剧院是专门用来表演戏剧、话剧、歌剧、歌舞、曲艺、音乐等文娱的场所,通常分为舞台和观众席。在这里,我们主要进行关于北京话剧、戏曲剧院演变与发展的调研。

北京是戏剧文化发展重镇,此处坐落着两百余座剧院。近年来,先锋话剧的剧院与日俱增,多功能的国立剧院富丽堂皇。从勾栏瓦肆到茶社梨园,现今哪些剧院蒸蒸日上,哪些却日渐式微?通过剧院的兴衰,探讨话剧从民国发展到如今,其存在意义、文化影响、观众群体等的发展及变化。文明爱美队深入了几座知名的剧院进行采访,调研具有浓厚人文传承的京畿剧院,有着怎样的历史与未来。

七月十三日,团队成员们来到第一站蓬蒿。在这里采访了剧场负责人,约见了著名戏剧人,并采访了周边居民、游客及观众。

头伏第二天的北京天气十分炎热,南锣鼓巷的人流量也相当大;但由于高温,许多游客拒绝了调查的请求。所幸队员们及时调整了方向,将目光转向坐在路边休息的游客和奶茶店、小吃店里等单的客人,收获了比较丰富、全面的样本。

在填写了调查问卷的群体中,约24%的人称自己没有看过话剧;42.8%的人称自己看话剧的频率是“几年才看一两次”,此项占比最大;之后回答自己观看话剧的频率为“一年1~5次”、“一年5~10次”、“一年10~30次”、“一年30次以上”的人数依次占比25.22%、4.61%、1.15%。由此可见,在观看层面上,约四分之三的人对话剧有初步的接触,不到三分之一的人会保持一定(每年一次以上)的观看频率,但大多保持在“一年1~5次”,鲜少有观看话剧频率更高的人。

081905

在填写调查问卷的人群中,以18-27岁和27-47岁的年龄层为主,分别占比35.01%和37.61%,之后是48-57岁占比20.32%。他们的受教育程度以大学为主、研究生及以上次之,从事的职业则是以“非戏剧专业学生”和“企业职工”为主,月收入相对应的是“在校学生无固定收入”30.12%、“3000-5000”19.74%、“5000-10000”26.22%,其他的收入档人数较分散。

081906

在“看话剧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多选题下,74.62%的人选择了“休闲娱乐”,19.7%的人选择了“提升审美”,19.7%的人选择了“培养孩子”,另外,选择了“了解时事”、“约会新选择”、“酷爱话剧,不需要理由”的人各占比10%出头,3.79%的人选择了“工作需要”。

从数据不难看出,大部分观众由于自身文化素养的需求以及接触文学题材的有限,普遍热衷于追求传统和潮流,即在没有明确抉择的条件下而从众或习惯式的选择经典名著或名著改编戏。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有接近一半的观众将目光放到了轻松喜剧上,这也说明了人们工作之余休闲生活的需求,其次也表现了话剧本身娱乐民众的特性。同时,也不能忽视类似先锋喜剧和都市时尚剧的突起,作为近些年来逐渐热起来的话剧剧目,它们对于人们来说也有着不小的吸引力,在反映社会时事以及体现人生百态上也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下午四点半,文明爱美队来到蓬蒿剧场。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剧场,门脸掩藏在胡同之中,进门是售票处与咖啡厅。剧场入口就在咖啡厅侧面,整个空间的布置朴实又温馨。负责人把队员们带到了咖啡厅二层的阁楼,开始接受采访。蓬蒿负责人畅谈了许多关于剧场建立与发展的故事,也涉及了关于话剧发展的看法。

队员们了解到当今话剧市场的行情:由于话剧本身是一种小众文化,受众始终是那一类人,因此多年来剧院的观剧人数并未有太大变化,总体保持平稳。而某些剧场也在侧重于引导话剧的小众化 ,大力支持原创话剧工作者的事业,培养固定独特的观众人群。例如蓬蒿剧场曾因考虑自身和观众的吻合关系,而拒绝了开心麻花的演出。

081907

中老年观剧群体比较重视演员。一位票务人员告诉组长,中老年人到票务窗口大多是抱着可看可不看的心态进行咨询,甚至有直接询问演员是谁、没有认识的演员就直接离开的情况。

同时,向非戏剧爱好者推广话剧并不容易。在采访剧院的过程中,有工作人员告诉队员们曾经尝试邀请朋友去看、成功率大约只有一半;但考虑到“卖个面子去看一次话剧”而之后不做回头客的人群的存在,这个结果并不能算乐观。挽留已有兴趣的观众不易且难以发展新观众,这必然会导致话剧的小众发展。

吃过晚饭,就差不多到蓬蒿剧场晚场开演的时候了。今天的晚场是七点半开演,队员们在入场前半小时回到剧场外的咖啡厅,请一些候场的观众填写了调查问卷。如蓬蒿剧场的负责人所说,剧场的观众是比较稳定的,他们对话剧的热情相对较高,因此多数观众乐于帮忙填写问卷,调查进展比下午顺利许多。

这是文明爱美队社会实践中的一天,而经过从前期准备到后期总结成文的近半个月时间,队员们得出了北京话剧市场面临的局限。大概六条如下:其一,关于宣传力度不够;其二,话剧的错误定位;其三,剧目质量差;其四,票价过高与管理服务不佳;其五,小众化发展的话剧;其六,政府支持不够。

由于篇幅有限,在此不做赘述。

文明爱美队认为,话剧演出应解决市场机制问题,这彰显了话剧的文化定位。话剧属于大众文化范畴。与之相辅相成的是,以表演艺术为本体的话剧艺术应该遵循自身的艺术规律,话剧艺术家应有经典意识而使自己的演出尽到大众文化的职责。

新时期对话剧革新是有诉求的,话剧要长足发展必须要创新,顺应时代的潮流,反映时代的需求,体现时代的变化,坚持与时代同步履,与民族共命运,永不放弃其启迪民智、振奋精神的现实使命和核心价值取向。

话剧发展必须要走向大众、贴近群众、贴近实际生活,否则话剧在大众的心里始终是空中楼阁,始终带着强烈的疏离感。话剧的创作应该更关注社会现实,同时加强对戏剧的宣传力度。中国话剧必须注重向民间学习,向传统学习,时时刻刻与时代结合、反映时代特征,迎合观众内心世界,创作有时代气息、有生活气息的优秀作品。

当前话剧市场的小众化与最终所期待的大众文化是有一定出入的,目前先锋话剧涉及了很多先进的文化甚至是边缘亚文化,过于尖锐,追求猎奇,脱离实际,这使市场接受起来有一定难度,因此应该逐步培养中国的戏剧文化和戏剧氛围,通过小众拉动大众。队员们了解得知,各大剧院也做过很多推广话剧的努力,培养导演、编剧、管理戏剧之类的年轻人才,扶持新生代导演编剧,与外国剧团广泛合作等等,大多数时候都是没有赢利可言的,旨在输出对优秀新生话剧的认可和热爱。

国家应该加强对话剧行业的扶持力度,无论是资金方面还是文化方面,都应给予话剧行业足够的支持,可以设立一些奖金奖项,促进话剧市场的活力,激发人才的创造性,吸引更多油有才华的年轻人投身于话剧行业之中。

话剧的良性发展,最终应脱离体制固化,重新回归市民戏剧。群众关注、观众群体稳定是根本;剧院与剧团的发展、人才的培养是基础;艺术上的积极创新、回归传统与关注现实是必经之路。

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夏衍提出以市民为主体、以市民生活为主的市民戏剧。在历史的各个阶段,受政争、党争、战争的影响,话剧发展会出现各种曲折,出现形形色色的思潮流派,如人的戏剧、国剧、普罗戏剧、农民戏剧、国防戏剧等等,但它们都是围绕着市民戏剧这条轴线运动的,万变不离其宗,最后都得回到这上边来。

时间转至今时今日,在和平年代中,话剧仍旧会受到多方面的限制与禁锢。有时看似开放、先锋、尖锐、敢作敢当、敢爱敢恨,却是在逃避现实后的一种跑偏与妥协。

文明戏、爱美剧,最终都成为话剧博物馆中的历史。而文明爱美队认为,市民戏剧仍应是话剧良性发展的最终方向。不论是京剧、昆曲这类传统戏剧艺术,是电影、电视剧这般蓬勃发展的中坚传媒力量,还是信息爆炸时代层出不穷的新媒体形式,都需要以广阔的市民观众作为发展的根基。一种艺术走向小众,势必故步自封;失去创新精神和对现实的关注与挖掘,最后终会走向灭亡。

话剧自1907年登陆中国,迄今恰110周年。有被访者认为话剧在中国才刚刚起步,是新生的艺术。我认为与其说是新生,不如说是重生。曾经一百余年的发展历史,话剧在民国时期经历了极大繁荣——这着实算不得短暂、也是不应容今人忽视的。现如今,没有战争硝烟、社会动荡、党派纷争,话剧当然完全合法化、完全稳定了下来。而稳定必然导致僵化和被体制化,话剧若长期将自己局限在小圈子中不再接触广阔的现实,将来终将爆发祸患。

但正如蓬蒿剧院经理所说,艺术不管以什么形式呈现,它的存在和消失非个人能够控制。的确,身在其中,想要力挽狂澜实在难矣。人们只能做一些好的、有意义的事情来尽可能地引导它;改善话剧,也改善我们自身。

081908

当然,应该铭记的是:所有的艺术形式对这个社会,都有存在的价值。

图文:文明爱美队

采编/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