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从符号到记号——伪满历史建筑探寻 - 南大青年

2017年7月15日,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伪”满十四岁小组以“在长春的伪满时期建筑探寻”为主题的社会实践活动正式在长春市开始。团队名称来源于伪满洲国未满十四年的统治时间,主要成员有法语系的姚雨含,朝鲜语系的李思洁,俄语系的张奇、李楚萱和刘岳林。

 

072831图片1 合照摄于伪皇宫

 

本次社会实践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寻找伪满建筑背后的殖民烙印、探索伪满建筑存在的理由、了解最初被构建的意图,试图破解潜藏在建筑之中历史的秘密。实践地点集中于长春最有代表性的大街——新民大街

 

072832图片2 新民大街

 

它不仅是现在长春的中心,也是伪满时期着力打造的“新京城市的’脸面’”(日本学者越泽明语)在过去名为“顺天大街”,两侧官府遍布;此外还有比较偏远的末代伪满皇宫博物院,是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充当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时的宫殿。因为要参观的地点较多、任务较重,所以分为两个小组,一组负责记录,一组负责采访,利用四天时间进行活动。

 

第一天,社会实践小组到达并参观了离市区较远的伪皇宫博物院

 

072833图片3 勤民楼摄于伪皇宫

 

通过实地的调查和对工作人员采访,了解到伪皇宫原是俄国人所建储盐场,后来被日军占领,改造成为溥仪的居所,并在此实行了对溥仪长达13年的监禁和对东北的剥削侵略。5名成员参观后认识到了当时历史情况的复杂,听到了政治话语的无声表达。

16日下午小组的目的地是新民大街附近的长春解放军461医院(伪满军事部旧址)和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伪满兴农部旧址),一行人参观了医院内部后,又仔细参观了医院和学校外围,这些建筑都是日本式的“大屋顶”与西洋式建筑屋身结合,据了解,伪满洲国于1932年成立,建筑在当时被称为“满洲式”建筑。

 

7月17日,社会实践小组又来到了地质宫和鸣放宫(日本神武殿旧址)。

 072834图片4 神武殿旧址

 

“鸣放宫”是伪满时期日本人建成的,宫殿的外墙上有一块石碑

 072835图片5 神武殿旧址摄于鸣放宫

上面写着1990年9月3日,长春市人民政府将“日本神武殿旧址”列为“长春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小组通过采访路人得知,它原本是供日本人习练武术和祭祀神武天皇的场所。参观建筑的外围,该建筑采用日本传统建筑形式,黑色陶瓦的大屋顶,雪白的墙壁,花岗石的基座。由于无法参观建筑的内部,小组成员在大殿的正门合了影,又来到了地质宫。地质宫曾为日伪新宫内府所在地,是作为溥仪的正式“皇宫”来修建的,而后抗战胜利,“皇宫”的修建自然不了了之了。

 

7月18日,这天早八点5名成员集合于长春市委,沿着人民大街步行到了第一个目的地化工设计院(伪满洲国民生部旧址);而后沿着解放大路西行,我们来到了新民大街上正在修缮的伪满洲国国务院旧址;沿新民大街向南,伪满司法部旧址便坐落于此(今吉林大学新民校区白求恩医学部);再往南走便看到了伪满经济部(今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院第三临床医院);行程的最后来到了伪满交通部(今吉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这些建筑尽管同属伪满时期,不过外观上却风格迥异、各不相同。

 

通过四天对伪满建筑的探寻,实践活动圆满完成。小组成员通过整理和讨论得出了结论:“满洲式”建筑是长春伪满建筑的标志,它出现的历史原因一方面是受到“五族协和”的政治要求影响,另一方面也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它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混搭”。在这些建筑中,不仅有中、日、西方的建筑元素,也有东亚各国的元素,大多被归类为“兴亚式”建筑。比如在伪满司法部大楼旧址的印度式拱窗和伪满交通部旧址上泰式印花以及屋顶,而这正表现了日本想要侵略、并吞东亚的野心。然而,尽管这些建筑建立之初带有一定的侵略和屈辱色彩,时至今日,这些古建筑已然成为了长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长春文化的体现。

例如长春的有轨电车,就是伪满时期日本人修筑的,至今仍发挥着疏导交通的作用;以及长春市的整体布局也是当年由日本人规划的;而伪满建筑多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用料扎实,结构稳定,不易损坏。因此不可否认的是,日本侵略客观上起到了一定建设规划城市的作用数据显示,伪满时期的长春经济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所以其中的一些建设思路对今天的城市规划依旧有重要意义。

这些带有历史教育意义的符号得以保存到今天已是实属不易,它们或代表“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或代表“保护遗产、尊重文化”。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都应该更加重视对这些建筑群的保护和改造。它们不仅是伪满时期的侵略符号,更应该是一座城市的历史记号。从符号到记号,也正是对古建筑政治意义与文化意义的平衡和协调,值得思考。

 

 

 

 

/文:“伪”满十四岁

采编/责编:鲍田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