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一座寺,一条街,一段历史——新闻传播学院牛街小队 - 南大青年

072710

7月18日,社会实践第二天,牛街小队成员来到了礼拜寺进行探访和参观

寺庙的修缮与维护状况很不错,至少外人看来如此。但经过介绍,在现行的以寺养寺政策下,单凭乜贴与门票(一说门票也是乜贴的一种)收入,难以支持整个寺院的维护,以及与此相关人员的生活。在回历的三大节日,这等经济来源或许还少可观;而在平素,却是两样了。入北院,过中门看见朝西一侧一个公示如下:

072711

这便是贵月中的收入,大都是由附近回民与餐饮企业所。政府对此类寺庙采取的所谓以寺养寺,显是宽松与自主的民族宗教政策之一部,然其对牛街,乃至这些寺院潜在供养者不可谓没有基本的把握。一些人很明白,什么样的群体愿意寺,这些群体又有什么样的能力去一个多大的寺。因此,在这样的政策下,有一些寺院难以为继,如清真女寺不得不关闭。对于宗教的不提倡、不鼓励这一态度被付诸实践后,受到侵损的不仅仅是某些与此利益相关的群体,更是这一精神的物质载体,即文物古迹本身。与其说对宗教的不提倡、不鼓励,毋宁说是对同其一等文物古迹持有同样的态度,因为既有的事实显示其已达到了这样的效果。正如我们在寺院内的博物馆参观时,发现北侧数处石砖古迹仅仅被圈起,并且随手可及,一些书信原稿前也仅有请勿触摸一类标语加以说明,而实质则与前者一样并未起到保护的实际效用。这也是目前牛街礼拜寺所遇到的最大的问题,经营状况难以为继。虽然礼拜寺作为文物保护单位,但是它不同于一般情形,自身兼具的实用性和遗产性的双重性质成为了它必须在现行的遗产保护和宗教政策之中权衡出一条可行道路的要求。因此,虽说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北京市为牛街地区的改善和修复工程投入了大量资金,但是牛街礼拜寺目前依然面临着众多问题需要解决。而这种问题必须要从牛街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出发,才能更好的解决。

 

下午小队队员来到同样位于牛街的牛街历史文化展进行。一进去,该展负责人,牛街街道老年协会会长马洪年先生热忱地同我们打招呼,马心驰交谈如许,他便高兴地答应接受采访。

072712

他从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的俗语,讲到牛街人的生活百态。在今天的北京,传统意义上的社区已渐渐弱化,人不识邻的情境也并不少见;但牛街保留了较为浓郁的社区文化。当然这是由于民族与宗教的纽带并未断绝,地域意义上的社区文化得以藉此保留。

针对上午参观礼拜寺时我们了解到的礼拜寺现存的问题,马洪年先生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随着现代社会大环境的变化,经济发展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同时给牛街社区的管理带来了众多的挑战和困难。进出礼拜寺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往往是游客身份,而真正教徒的数量几乎没有变化,在当下物价飞涨,社会发展,仅仅依靠乜贴的收入肯定是不够的。此外,马洪年先生认为礼拜寺不是阿訇一个人的礼拜寺,而是所有牛街地区甚至是北京市所有穆斯林群体的礼拜寺,只有所有人共同努力,才能使得礼拜寺所面临的问题真正得到改善。马洪年先生还从大局观、协同管理等角度谈到了礼拜寺的问题反映的不仅仅是自身管理所出现的漏洞,而是牛街地区作为一个整体所面临的问题,他认为牛街整体的发展和前进自然会带动礼拜寺状况的改善,同时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对于北京市政府对于牛街地区的政策支持也给了当地一个更加宽广的机会。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马洪年先生回想起牛街地区近些年来的变化,露出了一丝欣慰。他说十八大以后,牛街地区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街道两旁商铺的数量如雨后春笋一般迅速增多,随着商铺数量的增加则带来了一种良性的竞争机制,从而使得牛街地区整体的经济发展势头迅猛。此外,大量的媒体机构对于牛街地区的报道大大提升了当地的知名度,马洪年先生用“聚宝源”火锅店举例。他说前些年晚上随时都可以来火锅店入座点菜,然而现在晚上九点左右火锅店门口依然是排满了人群。党和政府对于牛街的支持还体现在了对于当地穆斯林群体的尊重和照顾上,为牛街地区回族特别设立了回民医院、回民幼儿园、回民学校和清真超市等便民机构从而更好地提升牛街地区回族居民的生活质量和水平。

最后,马洪年先生为我们表演了一段精彩的京剧,他说这是他一些小小的爱好,他希望在未来牛街地区的领导能够更多地走进人民群众去,更好地为人民群众办实事。

虽然宗教信仰和民族政策一直以来都是很敏感的话题,但是不能因为其敏感性而不受重视和选择性忽视的借口,后续小队成员还将深入到牛街普通百姓生活家中,去探寻他们生活方式的改变。

 

 

 

 

 

杨雪晨 李由

牛街小队

采编/责编:鲍田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