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侯印国眼中的创业与自媒体——Under Wedia团队 - 南大青年

说到侯印国老师,大家一定都不陌生,他是南大规模最大的公众号之一“侯印国老湿”的管理者。其实,侯老师还是南大首批社会实践学生导师,南大国学社、记者团、性别性向平等协会等社团的创始人,还发起过很多公益项目,被媒体誉为“身居校园的社会活动家”。此外,侯老师在学术方面醉心传统文化研究,亦取得了丰硕的学术进展……

Under Wedia团队的第一次采访邀请到的就是侯印国老师,采访在“第三领域”咖啡厅进行。见到这样一个校园传奇人物,大家都有点小激动,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这些头衔背后的故事,尤其是在创业方面的心路历程。侯老师表示,创业是比较晚的一个想法,本科时候社会上并没有创业的概念,当时是想读研。后来机缘巧合去宁夏支教,过程中发现传统的公益项目有一些不足——“我们公益项目的自造性很差,很多项目拿到社会或者是政府的一笔资金可以持续下去,但没有这笔钱很多事就做不了,传统的公益项目是靠接济性的,自己的运转能力很差”。 “怎么样能让我们的公益项目运转的更好一些?公益和商业结合的点在什么地方……”,从宁夏回来后,这些问题一直在侯老师脑海中盘旋。那时候正值南大校团委在筹办公益学院,请侯老师担任公益学院的主席,在此期间他渐渐理清了思路。“当时欧洲、美国比较流行的概念叫做社会企业,鼓励同学们能够用商业的模式、思维去做公益,去实现更多的公共价值和公共目标。这个时候我开始更多地接触商业、创业的东西。”

DSC00111 1

(侯印国老师讲述创业经历)

一开始,侯老师做了一个在线编辑、出版的平台(weavi.com),并且很快就拿到了一笔约200万的投资,后来又申报了南京的321,得到政府的资助。大概做了两年之后,侯老师把所占的份额出让,换取了一笔资金。后面再做的项目就是南雍数典,一个学术数据库项目(“数典”就是数字典籍,“南雍”就是南京高等学府)。侯老师的专业是古典文献学,在做研究的时候发现现有的数据库不能满足学习和研究的需要,需要一个更专门、更深入的,能对古代的文学历史哲学方向进入深入研究辅助的数据库。从这个角度出发,就发现整个人文学科,几乎每个学科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比如说社会学、心理学、慈善学、传播学等等。这个想法提出后也获得了投资,项目现在还在进行中。

大家多半是通过微信公众号“侯印国老湿”认识侯老师的,而侯老师的事迹背后,原来是这样一段过程!接下来,我们进一步请侯老师为我们介绍了公众号的情况——

(采访实录)

“我是2007年考到南大的,我大三的时候(2009年),当时南京大学意识到自己的宣传工作做得比较差,就建立了南京大学新闻网。2010年建了这个网站之后,就发现宣传部的力量可能顾不过来运转这么大的网站,需要一些学生来做助手,所以又成立了南京大学学生记者团来负责学校的这个宣传工作。我是第一任的团长,从第一任一直做到第五任,除了中间支教的一年,一直做到2015年,那就是六年,宣传部很多的员工和老师投身宣传的时间比我还要短。所以说有一段时间对校园宣传工作非常熟悉,尤其是南京、江苏的电视台、网站、报纸,每一家我都熟悉。在2012年(或者2011年)的时候,我去给团委研究生会做培训,讲怎样与外面的媒体互动这个话题。讲完之后就有同学提问,他说现在校园外的纸媒也好,电视台也好,他们其实不怎么关注;然后我就问那你看什么,他说最近对微信感兴趣,又问我对当时微信上的媒体有什么看法;我说那我回去研究研究,然后再回答你。所以我当天晚上回去之后就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随便取了个名字,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侯印国老湿”,因为当时我不是老师,所以我就把“师”改成“湿”,很快就粉丝很多了,现在是20万左右的关注量,基本上大部分是南京大学的校友。这个公众号的定位就是为校友提供南京大学的高质量的咨询,其实主要不是针对在校学生。”

接下来侯老师提到,他在自媒体方面投入得其实并不多,而且无论是公众号“侯印国老湿”,还是曾经的微博“bod教授”,都不是以创业为目的,更多的是为了服务校友。尽管如此,由于自媒体人常常结成联盟来进行合作推广,所以侯老师认识很多大V,对自媒体行业是颇有见识的,访谈中侯老师分享了不少关于自媒体的见解。

DSC00115

(解答队员们关于自媒体的疑问)

如今但凡是社交化的媒体都可以做成自媒体,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很低,不少大学生都跃跃欲试,有的还有创业的打算。那么大学生投身自媒体创业的形势如何呢?侯老师对此并不乐观,他表示,自媒体创业经历过一个峰头,大概在2013年以前,通过自媒体创业是比较容易成功的,也容易制造一大批拥有流量的年轻人,但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自媒体创业的本质还是互联网创业的一种,完全依托于手上掌握的流量,可是现在流量的成本很高。比如老师自己的公众号,一直定位在南大校友里面;南大一共有28万校友,现在“侯印国老湿”关注量是20万,基本上已经到顶了。至于其他人,无论是做养生、做实事、做新闻的,天花板会高得多,即使如此,13年之后想获得大的流量还是非常的困难。除了带着自己原有的用户资源转移过来的,其他微信、微博大V比较少见。

但是我们也很好奇,比如Papi酱就是近两年才走红网络的,而且现在模仿Papi酱视频的形式,获得一定关注量的博主也不少。对于这些博主的发展模式,侯老师认为,虽然发展是没有尽头的,但是这样很难赚到钱。创业的本质,或者说第一追求,是要能挣钱;自娱自乐,有个两万、二十万人关注,几乎是挣不到钱的。

说到挣钱,大家对创业过程中融资的环节提出疑问。之前提到,侯老师的两个创业项目都获得了不少资金,但他认为这并不是普遍现象,只是“刚好融到资了”而已。侯老师是从公益创业进入到创业领域中的,公益创业融资比一般的融资更难,所以尤其感受到其中的困难。总的来说,创业并不要冲着融资去做,不是做什么项目都要融资才行。

访谈最后,侯老师对大学生自媒体创业提出了忠告,告诫我们千万不要盲目乐观。“现在这个年代想通过自媒体来达到经济效益,百分之99.999是要失败的。”当然,现在很多人做自媒体是为了表达自我,或者拿新媒体工具练练手,侯老师觉得是可以的——“你把你的内容做好就行了,一开始不要追求很多人能看到,更不要想着经济效益。”

DSC00121

(Under Wedia团队与侯印国老师合影留念)

采访结束后,大家仔细整理并总结了侯老师提出的观点,发现我们对自媒体的认识还有许多不到位的地方。经过侯老师的提醒,我们也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创业的艰辛。我们会继续对自媒体行业展开调研,为大家带来更多新鲜有趣的资讯,stay tuned!

 

 

图文/Under Wedia团队

采编/鲍田田

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