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南大有戏——南大戏剧发展探索小分队对南京大学的戏剧发展调查 - 南大青年

漫步南京大学,路边的海报板上贴满了各种剧的预告,《春之觉醒》、《立人的世界》、《野兔的嘴唇》接踵而来,在戏剧节中,各个国外的著名戏剧也被引进南大,南大的黑匣子剧场、张心瑜剧场以及恩玲剧场也不断有剧上演,看戏的同学更是在剧场门口排着长队,络绎不绝。南京大学文学院的“南大戏剧发展探索小分队”针对南京大学的戏剧采访了吕效平老师、高子文老师、王亚洲老师和南大第二剧社的社长之后,对南大的戏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一所高校假如没有戏剧氛围,那会十分令人沮丧。”高子文老师背着透进强烈阳光的窗户,点头说道。

 

采访高子文老

(采访高子文老师)

 

戏剧影视文学系的高子文老师认为一所高校的戏剧是高校气质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戏剧与很多主旋律或是道德价值观都保持了一定距离,所以当一部戏剧成长起来,肯定会受学校的影响,表现学校的气质,而南京大学的文学院一直以来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独特的表达,当南大的戏剧被世人看到,其实也是在展示南京大学的气质。

2005年南京大学的《人民公敌事件》轰动一时,2009年的《油漆未干》和2010年的《海鸥》两部戏不负众望,再到2011年《二零一一年九月》创新形式的戏剧、2012年《谋杀歌谣》、《这个孩子》以及声名远扬的《蒋公的面子》、2016年《特洛马克》,都显示着南京大学戏剧的发展与进步。吕效平教授表示在2017年,还有计划做三部戏:《杂音》、《炸锅》和《国际饭庄》。

 

采访吕效平教授

(采访吕效平教授)

 

“全中国都说没有剧本,但南大的剧本多到演不过来,是因为南大有一个正确的现代价值观。”

在吕效平教授看来,戏剧并不是人们感受艺术的唯一途径,在大学里玩有各种玩法,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戏剧,但是戏剧可以养育我们自由的灵魂和创造精神。现代艺术打破人现有的看法,用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待世界。每一场戏都是一个看待世界的全新角度,所以是高度自由的,不受约束的。假如一个大学到处可以听得见摇滚看得到戏剧,那么这个大学肯定有深刻的创造精神。中世纪的戏剧是教会用来教育人制造道德榜样的,现代世界戏剧是个人的娱乐,表现人的困惑,现代戏剧人必须正视票房,应该以票房为荣,而不是做人民灵魂的工程师,寄存道德的镜像。以个人身份表达困惑来和观众进行交流,把戏卖给观众,一部戏才能说是成功。

 

采访第二剧社社长

(采访第二剧社社长)

 

谈及南京大学的戏剧现状,第二剧社的社长说,相信不论是喜欢表演还是编剧创作,同学们都可以在学校找到一个平台和足够的空间去发挥。不管是不是本专业,一个剧用什么方式做出来,效果都是很不一样的,而这个过程也充满乐趣。王亚洲老师把南京大学的校训和戏剧氛围联系起来说道:“正如校训的诚朴雄伟,作为综合性大学,而戏剧是艺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力学敦行,便是身体力行去实践创作戏剧。”

 

采访王亚洲老师

(采访王亚洲老师)

 

高子文老师坦言,目前中国的戏剧发展水平还不够高,想要寻找一个实践性的老师来进行指导还有一定难度,所以在舞台经验上还欠缺了一部分,但是随着一步一个脚印,老师们把基本的教学做好,学生们有更多的戏剧成果展示出来,南京大学戏剧的发展前景依然光明。

南京大学戏剧影视艺术系由文学院戏剧戏曲学科发展而来,有着深厚的历史传统,而对于戏剧戏曲研究可以追溯至上个世纪二十年代。1922年秋,曲学大师吴梅先生应南京国立东南大学之聘,南归授曲。在此后八十余年中,薪火传递。五十年代,南京大学成立戏剧研究室。“文革”后,著名剧作家陈白尘先生出任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戏剧研究室得以恢复,陈白尘亲任戏剧研究室主任,南京大学的戏剧研究由古典戏剧扩展至现代戏剧和西方戏剧。1990年,中文系戏剧研究室又更名为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开始关注影视方面的研究,董健教授出任所长,直至今日。

南大戏剧作为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借此机会我们也渴望通过探索,把南京大学的戏剧推广开来,以其为中国的戏剧发展献绵薄之力。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文/南大戏剧发展探索小分队

图/南大戏剧发展探索小分队

采编/鲍田田

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