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此心安处是吾乡——哲学系路歌实践团队 - 南大青年

我们到的时候是下午。阳光暖洋洋地洒在院子里,乐哥的母亲站在房子门口朝我们高兴地打招呼,跟头一天晚上我们在上海饭店见到她时一样。先前我们只知道上海饭店菜色不错,但听了乐哥讲自己父母早年来肯尼亚打拼的经历以后,我们才了解到这家饭店对于他们一家、尤其是他母亲格外重要的意义。

乐哥的父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来到肯尼亚了,据说来的时候只带了一百美金在身上,真正的白手起家。他给我们讲了父亲起初在餐馆做工,来的时候语言不通,就自学斯瓦西里语融入当地,后来一步步变成知名的大厨,还给来访的英国女王做过菜、合过影;他的母亲则一直经营着上海饭店,当年就是红极一时的中餐馆,不仅维持了一开始的生活,更在后来家里做生意受挫的时候成为全家的一点支持和安慰,可以是母亲的骄傲和毕生心血。

在庭院里进行的采访

(在庭院里进行的采访)

“父母对我影响很大。”乐哥一开始就告诉我们,他说自己来到肯尼亚之后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环境都改善巨大,父母在其中功不可没。

乐哥如今的工作是经营旅行社,之前是这家旅行社的导游,专门负责带来肯尼亚游玩的中国游客。一谈到他的导游工作,乐哥的愉快显而易见,他自豪地告诉我们他是肯尼亚第二个取得官方认证的导游,全肯尼亚总共有四个人,其中三个都在他们的公司;他给我们讲当初备考时花了一年,十分辛苦,因为考核要求导游熟知肯尼亚动物、地理、历史、文化的各个方面,考完之后差不多就成了半个“博物学家”。

但是乐哥对此毫无怨言,因为,尽管他没有直接表示,但可以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他对导游这份工作的热爱。他从事导游一开始只有十六岁,起因还是父亲觉得他性格过于内向,希望他通过带团与人交流变得更加开朗;结果做着做着他还真的爱上了这份工作。一次某位客人向他抱怨吃腻了五星级宾馆的山珍海味,想念家乡菜的味道,乐哥就私下同宾馆的厨师沟通,在当天的菜谱中加了一道他自己下厨做的红烧鱼,那位客人——用乐哥的话说,“感动得不行不行的”。

“我会把顾客当做朋友,”他说,“我会照顾到他们真实的需求,也会把他们当做一个平等的人来交流,而不是敷衍了事。”

乐哥展示他的导游技巧

(乐哥展示他的导游技巧)

乐哥从事导游工作的宗旨是“给顾客展现肯尼亚好的一面”,因此会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肯尼亚每个细节的知识娓娓道来,讲给对方听。他在肯尼亚生活了十多年,从小在这里长大、跟当地人一起上学、又经过了导游考试,熟悉肯尼亚就像熟悉自己的掌纹。他热爱这个国家,即使经历过这里不那么良好的生活条件、体验过不那么顺利的生活,他也仍然发自内心地喜爱它并且希望留在这里实现自己“将旅行社建成东非第一”的梦想。他将肯尼亚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

“第一故乡”自然就是中国,乐哥是上海人,他上学之前一直住在上海,老人现在也仍然留在上海,他跟他们感情依然很亲密,每年都会回好几趟中国。他对中国的热爱也丝毫没有因为很小就来肯尼亚而受到消减,相反,他说,正因为他在肯尼亚居住了很长时间,亲眼目睹了中国帮助肯尼亚在基建等方面做出的改造,更加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自豪。

乐哥中学就读的学校St.Mary School

(乐哥就读的学校St. Mary School)

他丝毫没有表露出身份认同上的迷茫,坦言中国和肯尼亚对他来说一样重要,中国是他的祖国,肯尼亚也同样是他的故乡。留在肯尼亚是因为这里有他的梦想和未来,有他喜爱的自然和文化;而他和家人间也存在着深厚的感情,在发达的交通和通讯手段支持下,远隔万里并不是什么问题。

和乐哥聊天很舒服,因为他身上展现出的热情和坚定十分吸引人。所谓摆脱了冷气、只管向上走、如同炬火一般的青年人,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身为旁人的我还需要多说什么呢?只有祝愿他一切顺利地实现他的愿望、同父母在肯尼亚生活幸福,以及遇见更多有趣的人、经历更多独特的故事了吧。

采访结束后的合影

(采访结束后的合影)

我们走的时候,乐哥的妈妈给我们拿了好多瓶矿泉水,一人一瓶都有富余,说出门在外要多喝水,下午天气还有点热。看着她在门口朝我们挥手的样子,我忽然想起乐哥说的,妈妈年轻时能干又漂亮,最喜欢在她的上海饭店忙里忙外,听人叫一声“老板”或者“老板娘”。

 

 

 

 

 

图/路歌实践团

文/路歌实践团

采编/鲍田田

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