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社会实践】如果我们不曾相遇——物理学院星空的守望者团队 - 南大青年

团队介绍: 阿斯伯格症的症状类似自闭症,但是症状比较轻微,这些孩子在童年常常有社交隔离以及行为异常的症状。也就是说,即使一般认定阿斯伯格症的患者在智力上往往比自闭症的患者要高,两者皆有社交互动上的困难。阿斯伯格症患者往往在双向沟通以及非语言沟通上有缺陷,即使他们说话没有语法错误,但是人们往往会因为他们说话时异于一般人的语调,以及重复性的发言而感到奇怪。,他们往往在发音以及大的肢体动作上显得笨拙,他们常有一个以上强迫性的嗜好,而对于合乎自身年龄的事物,反而不像同龄人这么有兴趣。

在当下的中国,比起自闭症,阿斯伯格综合症更不为大众所知,便导致了许多人对这些孩子的误解与偏见。其实他们这些“星星的孩子”只是与52HZ的鲸一般,有着属于自己,异于我们的世界。

我们团队便想借着这次暑期实践的机会,对阿斯伯格综合症(AS)在中国的情况以及拥有AS特质的孩子的现状进行调查。为了让更多人知道阿斯伯格综合症并知道如何去对待这些拥有AS特质的孩子,帮助这些孩子更好的与他人相处,度过孩提时光。

 

恰逢梅子黄时,乱丝纷纷。

活动前夕,又是一夜骤雨,看着天气预报上的:710日,雷阵雨”。心不由得揪紧,赶忙在活动群中商议对策---本是计划带着孩子们去户外拓展,若是活动中突然一阵雷雨该如何是好。七嘴八舌间,便匆匆拟定了planB:“去手工作坊制作陶瓷”并赶忙打电话通知孩子家长,联系店家。一阵忙碌后,已是夜深。

然,幸天公作美,让我们能在入梅以来少有的大晴天里与孩子们相遇。

 

图1

(蓝天白云,彩虹当空,难得的好天气)

 

虽说与这些AS孩子们早在学期中志愿活动的时候便相识相交,但带着他们走出校园去接触更多的人和物还是头一遭,这活动的第一天便是打算带着他们进行真人CS,让他们在团队游戏中与更多的人接触、合作。也是为了让我们彼此在一个欢乐的氛围中更加熟悉。

活动伊始,团队成员与孩子们在聚宝山公园门口集合,短短几分钟便已打成一片。

图2

(小鱼在喂鸽子)

图片3

(我们和孩子一起帮助知了回到树上)

 

待到孩子们到齐,我们便一起走往真人CS营地。

土丘、沙壑、竹楼、木墙与些许废旧油桶共同构造了一片小型的枪战场地,可遮蔽伏亦可居高制空,看着场地大家便已经跃跃欲试,孩子们也是一反平时的沉默,抢着当队长,争着想对策,不亦乐乎。

或许是少年心性,亦或者是这些孩子本来便有着不甚合群的特性,还未开始,便已为谁为队长而争执起来,谁也不肯让步,劝说良久无果便让他们一个当队长,一个当政委(在孩子们心中,都是最最厉害的领导者)共同管辖整支队伍。

 

图5图6图7

除了这一小小插曲外,大家都很积极的融入到集体当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偷袭、暗杀中彼此也越发的熟络。壮壮主动提出要建立一个指挥部,翔翔作为队长也在用言语与手势来指挥我们奋勇杀敌。

 

图8图10

在蝉鸣声中,时间悄然而逝。转眼,一个下午便这样过去,我们终是到了分别之时,明日再见。

 

图13

后记:

记得在活动结束后的总结中,有人写到:

“想起督督对我说:‘谢谢你的陪伴。’我回答,‘因为我们是朋友啊。我们……是朋友吧?’他略略思索,声音不大却坚定地回应:‘嗯,我们当然是朋友。’”

其实,这些有着AS特质的孩子与我们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也会顽皮胡闹,一如孩时的我们,任性却可爱。看着家长群中,孩子的父母们因为我们这短短片刻的陪伴就向我们表示感激,想想之前与家长聊着孩子们在学校中不受待见,被人孤立。我越发感觉陪伴与包容对于他们的重要。在我们的社会中,AS特质的孩子是少数派,是所谓的“异类”,很多人对他们有着误解,我们往往强制性的要求他们适应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生活而不顾他们自身的感受。

或许,我们团队能做的事很有限,我们无法改变他们的特质,也不能改善他们的生活,我们只能尽己所能,去开创一方净土,让他们以及他们的父母能从平日的烦恼中解脱片刻,让他们能多认识一些朋友,多感触一份美好。也希望,我们的所为能让更多的人去理解包容这些孩子,我想,若是人人都能给他们以善意,对这些孩子而言,世间应该会更加美好。

 

 

 

 

/沙其雨

/星空的守望者团队

采编/鲍田田

责编/陈毓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