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工】材路修远,知行合一——现代工学院16级“家乡材料产业调研”实践汇报会 - 南大青年

327日下午,随着“家乡材料产业调研”活动的最后一个小组汇报完毕,现代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2016级历时近一个月的“寒假社会实践调研”第一期小组汇报工作迎来了尾声。

本次社会实践调研由16级辅导员杨萌老师牵头,院团委实践部配合组织,选题结合所学专业,定位家乡材料产业。全年级参与人数达139人,按省份及地区分为27个小组(由于江苏同学人数众多,江苏省按地区划分),调研涉及23省数十市。借助寒假返乡的契机,同学们展开了对家乡及附近地区的材料产业发展概况、特色材料产业情况或是在地区影响力较大的相关材料企业的调研。每一组都按时完成了初步调研,提交调研报告并做了准备充分的实践汇报。通过本次实践活动,同学们不仅锻炼了深入社会,践行调研的能力,还对家乡乃至全国各地的材料产业发展状况有了初步的了解,对相关专业知识的兴趣更加高涨,对未来就业与研究的热情更加浓厚。

结合调研报告和汇报展示,本次实践活动评选出了院级优秀小组,他们分别是:甘宁组、新疆组、常州组、黑吉辽组、山东组、四川组、浙江组、扬泰组、广东组、京津冀组。

下面对部分院级优秀小组的实践内容作简要展示:

常州组:

“……首先,经过大家的深思熟虑,我们从常州众多的材料产业中选择了光电产业这一领域。光电产业作为常州传统的优势产业,起步早,发展快,且具有相当的规模,到现今依旧保持旺盛的产业活力,但同时也存在发展中的种种问题:产能过剩、员工待遇低、竞争激烈、科技水平落后等等,极具研究的价值……分析任务让我们对家乡的光电产业有了更加清晰而深刻的了解……我们未来也要在技术方面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进行后续的研究……”

常州组着眼于常州地区的优势产业——光电产业进行研究。在做好充足的前期资料搜集准备后,常州组深入当地的优秀企业内部,向业内人员深入了解当今光电产业的概况,分析了常州地区发展各种形式的材料产业的优势或弊端——地理层面、经济层面等,总结出作为大学生应对这种情况的策略。

山东组:

“……组员在前往工厂调查的时候发现,企业的内里远远没有外表光鲜。虚高的营业额背后是越来越少的利润,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普通人对于山东的材料产业基本上完全不了解……很长一段时间内,山东乃至全国的大大小小的材料企业都在做基础原材料的供应商。材料这条产业链和其他所有的产业链井水不犯河水,只是最后都流向了一件产品。所以企业只能做一样甚至一类固定的产品……我们认为,企业必须进行转型,整个材料产业链必须和其他产品链相结合……

山东组在设计调研时就已经做好了严谨的分工,执行社会调研时,展现出了极高的效率。山东组在搜集资料,走进企业的同时,结合平时对生活相关现象的了解以及专业人士的观点,对山东材料产业存在的一大弊端——缺少创新与开拓,进行了细致而贴近生活的分析。提出了改善山东材料产业疲软现状的小建议。

四川组:

“……前期大家分头在网上,报纸,书刊上查阅资料,对四川省整体对于材料发展的背景,政策以及整体的发展方向有了认识……将后期的数据材料处理及分析作为了重点……”

四川组将重心放在了对四川整个省各个地区的不同特色材料产业的整理汇总,并别出心裁地做了一份‘四川材料产业分布图,这样便使四川地区的材料产业一目了然,让人一看便知。

京津冀组:

“……大的选题背景是京津冀三地的工业发现不同,河北的工业水平无法与天津和北京媲美……河北的选题集中在轻工业与重工业,天津与北京则着重于新能源与新材料(航空材料)……在工业城市,承德是以钒钛为主要产业,也就是材料化学方面的应用……在脱离制造业的地区,像北京,天津这些以创造业为主的地区,高新技术和新产业的发展,要求主要在金属材料以及复合新材料方面……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预计未来几十年新材料是京津冀地区的热门行业,但不会成为支柱产业,不过会成为重要的辅助产业之一,在各行各业中发挥重要作用,应该被给予高度重视……”

京津冀组关注了其包括两个差异巨大但却又有相当程度相同的两个地区——河北与京津,在调研当地材料产业的同时,注意发掘调研结果与巨大的经济基础差异的内在联系,并予以了相关预测;同时,还从京津唐地区十分严重的雾霾问题入手,联系新型环保材料产业,揭示了当地材料产业的发展方向。

第一期小组汇报工作结束后,将组织部分在调研过程中表现突出的同学成立核心小组开展第二期工作,力争在初期调研成果的基础上进行深入挖掘、横向比较,获取更多更全面的材料产业相关信息。

 

                                                                                                                                                                (文案/熊伯儒 责编/李书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