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协会】爱我所选还是选我所爱——南大中科大表演赛回顾 - 南大青年

12月4日晚,南大中科大名校辩论邀请赛在张心瑜小剧场成功举办。

出席本次活动的嘉宾有:95国辩冠军,简鸣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邬健敏师姐;辩论协会指导老师,哲学系助理研究员张义修老师;校辩论队原队长,江苏广电新闻中心编辑何露学姐;校辩论队原资深辩手,化学化工学院辅导员甘宁老师;校辩论队原资深辩手,政府管理学院研究生邵慧学长;南京师范大学辩论队原队长陈书琦学长;校辩论队资深辩手,辩论协会原会长曲艺学姐。

立论陈词

正方首先与对方达成共识,不讨论“我选是我爱,我爱是我选”这种双方都满足的情况。

在为什么不选我所爱这一点上,正方给出两点理由:

第一,面临选择时,应当综合考量各方因素,没有任何一个因素高于其他因素,包括爱。

第二,爱会变化,人有喜新厌旧的天性,一味倡导选我所爱,人生将是选了扔、扔了选的无限循环。

在为什么要爱我所选上同样给出两点:

第一,爱我所选是有责任感的表现。

第二,很多时候不管做出什么选择总是痛苦的,爱我所选让我们更加愉悦,这是一个悦纳自我的过程。

人不同于兽类,能克服天性中的冲动,能冷静客观地综合考量,而非直接选择爱的东西。在受到诱惑时仍然爱我所选。

不同于正方,反方认为爱能给人带来极大的幸福感,不同于喜欢的随意。爱不仅是接受其愉悦,更是受其不幸的决心。觅得所爱之物已是不易。

据此,反方给出的论点是:

第一,爱我所选是不可行的。爱更像是一种本能,而非习得的技巧。我们能被说服去忍受,但不能被说服去爱。

第二,对于选择者来说,选我所爱更容易让人得到精神上的满足。爱我所选容易让人产生懈怠、倦怠等负面情绪。

第三,用鲁迅、居里夫人的例子说明爱我所选更有助于客观事情的成功。能赋予人更大的热情,让人积极主动地去追求。敬业不如乐业,把工作当成享受的人更易成功。

自由选择阶段

第一次正方选择质询。

首先,正方通过恐高者希望蹦极和爱上有妇之夫的例子来质问对方是不是应该在做出选择时,不是只考虑爱一个因素,还要考虑责任、道德等等因素。是不是应该倡导理性选择,并没有干预选择的权利。对此反方的回应是,任何一种倡导都是一种干预,都会产生勉强之意。

正方的第二个点是,一个人的爱会随着时间和阅历改变。如果我一直在选我所爱,是不是我的选择会一直在变。而成功需不需要坚持?选我所爱,选择一直在变,是不是很难坚持呢?反方则直接质疑正方对爱的定义,并且告诉正方,真正的爱应该是能给人带来极大的幸福感并且能承担不幸。

反方第一次同样选择质询,力图强调以下两点:

第一,李煜这种人的悲剧是因为他没有选我所爱。正方的回应是,李煜怎么选有没有的选不知道,但是事实告诉我们他没有爱他的选择造成了社会动荡,其实就是想说悲剧在于没有爱我所选。

第二,每做出一个选择都认真去做然后产生了选择的更迭也是一种成功。针对这一问题,正方则成功地用男生不停更换女朋友的事例抢过了语境使正方的成功听起来有些不合理。

正方第二轮选择陈词。

正方三辩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人人都“选我所爱”社会,将选我所爱推向极端;随后,他又以“正方四辩原本热爱中科大,结果没考好上了南大,最终在南大找到了归属感”的例子证明,其实爱都是可以培养的。

反方第二轮也选择陈词,这一部分主要是驳论。

首先,正方说的爱容易变,其实是这个人太善变了,这是性格秉性的问题。

另外,正方四辩之所以能够接受南大,是因为通过了解之后,他才发现南大才是他的真爱,从而否定了爱是可以培养的。

正方第三轮选择质询。

首先,双方讨论了一个问题:正方四辩爱上了老王家媳妇应不应该去选。

之后,正方质疑反方对爱的定义是否太过神圣严苛。

反方第三轮选择质询。

首先,对于老王媳妇的例子,反方提出这是犯罪,不应该认为是选我所爱的问题。

第二点,反方质疑培养爱的可行性,让正方给出一个具体的方法。

正方放弃第四轮质询或陈词。

反方第四轮选择申论,对之前爱的定义和培养爱缺乏可行性进行重申,并且说明选我所爱也可以负责任。

自由辩

该环节主要讨论了爱的定义、爱是否可以培养、是否能够接受不爱的事物并说服自己以得到满足等问题。

总结陈词

反方结辩

在生活中培养出来的不是爱,是习惯、是依赖。社会进步的标志,正是个人选择的自由在扩大。正如《霸王别姬》中的台词所言,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正方结辩

对方告诉我们爱是看到就确定,它能给我们一辈子的幸福。这样的爱真的存在吗?只想着我选我爽,是自私。做选择其实是担责的过程,承担责任更多地是为了他人的快乐和幸福。用理性约束感性,用责任维持情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享受到更为高阶、更为长久的快乐。

总结

整场比赛中,正方压低"爱"这一因素在选择中的地位,强调爱是随意的;反方抬高“爱”这一因素的地位,强调爱是神圣的。正方看重选择后知足所获得的幸福;反方则看重选择前遵从本心的快乐。正方倡导理性与责任;反方倡导真实与自由。

本场比赛,我们邀请了国民师姐邬健敏前辈来为我们点评。除了对双方辩手的表现做出评价之外,师姐也回忆了自己在大学期间打辩论赛的经历。师姐提到:“那时打辩论赛都是高度紧张的,要经过严格的封闭式训练,每个辩手都要吃安眠药以保证睡眠。”谈到辩论的意义时,师姐也感叹,打辩论可以给一个人的表达能力和逻辑思维带来巨大的提升,她也希望更多的大学生能投入到辩论工作中来,全方位提升自己的能力。

 

(图文/辩论协会 责编/黄奕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