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南大 梦想起航 - 南大青年

说起我与南大的缘分,还要回溯到两年前。彼时夏末,拜学校提供的机会,我得以初识这座远在江淮之畔的城市——南京。金陵固都,虎踞龙盘之地,悠悠六朝古都,笑看千年随江水激荡而过,不动如山。南京是沧桑的,亦是浪漫的。柔细若秦淮,南国小桥流水,昔人故园,也在悄悄慢诉着兴亡离合,才子佳人的故事。

在这样一座古朴兼带着柔美的古城中,安静的坐落着一片溢满书香的校园。那就是我们的南大,曾经的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百余年过去了,难以想见在这座饱受历史磨难的城市中,竟有如此的一方净土,安静地孕育着知识与思想的花蕾。南大,从那时我就爱上你,爱那份历史给予的厚重,更爱那一心治学,不与世俗相流的出众气质。

付出了无数的辛酸汗水之后,如今的我站在这里,终于圆了心中的梦想。我和在座的诸位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南大人。

诚朴雄伟,励学敦行。

这平实的八个字,恰是百年南大精神最好的诠释,也是我们每一个南哲人应当秉持终身的风骨。

因为愿以诚朴之心待人、待学、待世,所以在世间站得雄伟、行得正直;成人成才,不在虚名薄利,好高骛远,只以辛劳躬行回报学问。“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这是为人治学之本。

愿与诸位共勉。

我知晓等待的我的,将是一段汗水与收获,苦涩与希望同在的崭新生活。就在两天前,我收拾起沉重的行囊,和每一位南大新学子一样,怀抱着对未来的盼念,离开生我养我十余年的故乡和亲人,乘着南下的火车,独自远去苏南。

那时我想起了书卷上讲的许许多多关于南下的故事。古时交通不便,那些寒窗十余载的读书人,驾着马车跨越穷山恶水,只为进京一考,金榜题名,成就一代伟业;我又想到战乱中的北校南迁,在狼烟四起的土地上觅一张安静的书桌,为复兴留存星火,救国救民。

千百年已逝,时过境迁。虽然没有当年的苦难,这条南下的求学之路却依然印刻着古老的意义——先人们,当你们背井离乡,甚至不复归去时,我知晓你们心中的惆怅和决然。报家报国,功成名就的路总是艰辛的,总要有离别和孤独。谁也不知道命运的路途上,会有什么等着我们。但我注定坚忍,努力奋发,不畏惧看似黑暗的周遭和不知何去何从的迷茫,一心只做那应该做、必须做的大事。

这大事是什么呢?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得上用自己的知识和才华,回报给祖国一个更远大的未来更加重要。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高素质的人才是一个国家得以强大的根本动力。祖国的蓝天与大地,需要精通理工的专家去设计、去保卫;祖国的精神,需要通贯文史的学者去丰富、去滋养。

钱学森先生有问:为什么我们的高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在我看来,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每一个志在高远的学子用行动去回答,用时间去回答。我们的南大,是走在全国学术领域顶尖的先驱者,我们南大人,便是时代前沿的最强音。

我明白,我身上肩负着一个望子成龙的家庭,一所百年传承的名校,一个千年复兴的国家所赋予的使命——它们的培养和期许,使我定将不苟于俗,不坠青云之志。

我会以知识为剑,思想做马,朝向初升的朝阳:那里,有我永远追寻的,最绮丽的明天!

谢谢!

哲学系 2016级 刘明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