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平坝】南大支教团参加安顺市平坝区志愿者工作座谈 - 南大青年

一年倏忽而逝,转眼又到了离别的季节,在志愿服务工作行将结束之际,团平坝区委于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下午3点在人民会场101会议室召开了2016年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和研究生支教团欢送会议,与会者就各自工作情况和感受做了交流,并对下一步如何更好地开展志愿服务工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贵州分队全体六名成员参与了会议。

一年西部行,一生西部情。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在会议上分享了他们在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志愿服务一年中的工作、生活感悟。

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张云在回顾中讲道,马上就要走了,回顾这一年的支教生活,充实快乐。把相机里保存的图片再次翻出,第一次走进课堂;第一次和学生出去比赛;第一次和学生在校运会上欢呼;第一次为了期末考苦战;感动于他们的听话懂事,感动于他们的单纯善良;每次走进课堂,二年级2班孩子们的欢呼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实际上,他们教会我的更多,对我而言,支教更是一种双赢的公益实践,我争取的越多,付出的越多,最后的收获也就越多。

同样服务于平坝区红湖学校的志愿者吴家禾则有这样的感触,尝试去理解这些孩子,其实他们的本性都是善良而质朴的。在这里,再桀骜不驯的孩子面对老师都会有一种敬畏之心。所以,我并不会要求孩子们成绩有多好,分数考多高,而是更希望告诉他们什么是规则,什么是该做与不该做的。支教是个良心活,西部地区除了我们所已知的经济上的贫困,这种精神上的匮乏更明显。我不是一个能通过强大的个人魅力让学生崇拜的老师,多数时候为了维持课堂秩序,只能展现凶悍的一面。教书是一场暗恋,费尽心思去爱一群人,结果,却感动了自己,但总是停不下爱的脚步。

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张倩云在回顾一年的工作生活后,她觉得:支教是一种磨练,但更是一段宝贵的人生经历。在贵州平坝这一年接触了很多人和事,离开了大学这座象牙塔,在异地他乡却感受到了阵阵温情。在帮助学生实现成才梦的同时,我自己也变得更加成熟。即将离开这里我感到非常的不舍,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再回来看看。

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韩宗姗接着说道:我们即将离开平坝,回想起这一年珍贵的支教生活,愈发觉得不舍。不舍每次下晚自习簇拥我回宿舍的孩子们;不舍给予我关心与帮助的领导、队友和同事们;不舍拥有淳朴乡情和美食的贵州。在这一年中,我不仅收获了友谊、陪伴和经验,更收获了志愿生活给我带来的成长。平坝一中早已成为我的第二个高中母校,感谢支教生活中的一切。

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丁汀同样有着类似的感受:能来到贵州平坝支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幸运的事。首先,我在这里结识了最优秀、最团结的队友们,有幸能与他们互相扶持,共同度过这美好的一年时光;其次,支教的过程不仅使我收获了教学经验,还使我对人生有了许多感悟,磨平了我的许多棱角,让我真正能够体会到中国农村孩子们的真实现状和生存的不易,然后尽自己的力量为他们做一些实事;最后,我的生活习惯也由于支教发生了良性的转变,培养了很多实用的生活技能。感谢这一年的支教经历,带给我许多许多,它将深深印刻在我心中,永不磨灭。

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贵州分队队长孙启程也有着很深的感触:又到了一年的毕业季,数数我余下在贵州的日子也已所剩无几,在行将离别的时候,我不禁很感谢一年前选择来支教的自己,一年的日子很短,短到课堂内外的点点滴滴都还清晰的浮现在眼前,一年的时间又很长,长到在往后的日子里,这些都将是人生中最丰满的印记。我为自己能作为南京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而感到幸运,来到贵州,让我感受到自身的价值,我会为学生掌握了新的知识而满足,会为给他们带来了正面的影响,帮助他们树立了自身的理想而自豪,会为给学校建设作出了一点贡献而欣喜,会为向贫困学子提供了一些帮助而宽慰,会为学生的真挚感谢而感动,在给予的过程中我收获了自我价值的认同,回头想想,才明白赠人玫瑰确实会手有余香。一年很短,记忆却很长,我愿一边施教一边受教,一路耕耘一路播种,不奢求每颗种子都会发芽,但或许有一些会成长,会开花,于我,这就是故事最好的结局了。

共青团平坝区委书记李倩晖对每位志愿者的发言都做了点评,她首先感谢了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近年来为平坝做出的贡献,更希望这样深挚的情感能够一届届地传承下去,同时,她还为每一位志愿者送上了真诚的祝福,祝福大家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可以不断成长,不断收获,并衷心希望南京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的志愿者们能再回来看看,看看曾经倾注心血的学生,看看曾经并肩战斗的同事,看看曾经奋斗的地方。

会议最后,李书记还向与会的志愿者颁发了2015-2016年度平坝区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优秀志愿者证书,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贵州分队的六名志愿者均获得了这一荣誉,而这也是对他们这一年付出的肯定。相信带着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的志愿者们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也将不畏困苦,昂首阔步。

(文/孙启程  图/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责编/孔伟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