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西部支教:新生活,新成长,新希望 - 南大青年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如此利他主义的激情在青年中似乎久违了,但许许多多江苏高校的学子就是怀抱这样的激情,年复一年奔赴西部支教。

由于教育资源配置尚不平衡,主要发达城市的高考入学率近80%,而贫困农村地区只有5%。团中央2003年推出“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迄今,江苏有近4000名优秀大学生去西部支教。支教不仅为西部的孩子、为西部的未来展现新的可能,也让大学生们在为理想奋斗的清贫生活中收获新的成长。

“从基层做起,人生才会更坚固”

施文杰:南京大学第14届研究生支教团总队长

支教地:云南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

2012年,施文杰去建水二中时,带去很多印着“南京大学”字样的短袖T恤,学生们特别喜爱这款文化衫,纷纷跟他要,因为“南京大学”四个字在他们心中仿佛一座灯塔。“孩子们觉得南大学生好厉害,所以有孩子觉得读书太辛苦想退学,我就给他们讲:‘我们读中学也很苦很累,也有人成绩不好,没有人不付出辛劳就能有收获。’”之后上课,施文杰会多提问那些想退学的学生,课后单独辅导,这些学生成绩渐渐提高,就不想退学了。

对于二中,施文杰第一印象是硬件设施不错,“因为有国家支持,但进入教学状态就发现,当地人对教育不够重视。”一个班60名学生,明确表示想退学的有十来个,暗中谋划退学的就不知有多少了。施文杰反复说服,还是有几个学生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部分家长、学生认为读书无用,不如趁早回去打工、务农,有的女生则是回家结婚。”回忆起来,施文杰仍然很焦虑。“如果学生进入职业院校,哪怕以后同样打工,技术含量也不一样。学习不仅是掌握生存技能,也是追求科学、追求真理,多读书将来对世界的认知、对人生的态度也不一样。”也有些学生考上了大学,现在向施老师汇报校园生活,字里行间洋溢着“坚持学习真好”的兴奋,令施文杰深感安慰。

二中师资紧张,支教老师教学任务十分繁重,平均每周25课时以上。施文杰负责教高一,上学期带3个班英语,下学期教历史。大家都拿出全部能耐,学生们成绩显著提高,原来落后的班级被带到年级前列。

施文杰喜欢去食堂吃饭,这是迅速了解学生真实想法的好办法,一边吃饭一边和老师、学生侃大山,也是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光。他还常去男生宿舍和学生们聊天,到各个乡镇家访,学生们也特别喜欢找这个89年的大哥哥打球、聊天。

南大选拔支教者,不但要求成绩优秀,而且要做过学生干部或志愿者,因为支教包括帮助学校开展活动。曾任江苏省学联主席、南大学生会主席的施文杰与队友一起,为二中募集千余本新书、开办“七彩书屋”,拷贝南大的“校园义工岗”,建立校园志愿服务实践基地,还为品学兼优的贫困生募集助学金。

“募集助学金很不容易,”施文杰说,“唯一的办法是实打实地做事。”他们首先了解情况,确定需要资助的学生名单,再去筹款,“跟人家说清楚,为什么资助这个学生而不是别人。”他们那届研究生支教团共筹募助学金42万,资助学生约1000人次。

孩子们很想看看南大,可是很多人没出过县城,更不要说去2000多公里外的南京。怎么办?去年青奥会在南京举办,施文杰萌生一个念头:“带孩子们到南京访学!”于是上网上筹款。一家公司老板委托员工找上门来,连活动资料都不看,直接问:“需要我们出多少钱?”施文杰答:“6万。”于是支教团立刻得到6万赞助。施文杰事后得知,老板是校友,一直关注南大支教团。

“西部学生访学夏令营”如期举办。21位西部学生来到南京访大学、看青奥、游名城,进入15个有差不多大孩子的家庭,体验南京人的生活。一个学生对施老师说:“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哪怕将来考不上南大,也要考到南京来。”收获丰盛的还有南京的家长们。西部来的孩子,父母大多在外打工,他们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进入南京的家庭,他们主动做家务,生活能力和质朴、坚韧的品质让南京的家长很受启发。一些不经意的细节也令家长感动。一位父亲对施文杰说,他第一次带云南孩子回家,“到了家门口,孩子从书包里掏出一双干净拖鞋换上。”事先并没有人教他这样做。

说起母校援建偏远地区的传统,施文杰十分自豪。“建国初期,许多南大学子加入西南服务团,有些人留在当地工作。南大1999年就成立研究生支教团,至今有244名优秀学生去西藏、新疆、四川、宁夏、云南等地扶贫支教,还筹款260多万,募集其他物资价值近400万元,为多所学校建起操场、机房等。”

施文杰一直害怕分别,“怕感伤,怕掉眼泪。”他计划工作结束后悄悄溜走,但当地老师“泄密”,同学们硬生生把他拉回教室,轮番上台给他表演节目,平时羞涩的学生拉着他说话,他批评过的学生说“老师你批评得对”,每个人在他的文化衫上签名……

两年过去了,施文杰依然关注他教过的孩子们,并作为校团委书记助理,协助新一批支教团开展工作。目前,他在商学院读硕士,还不确定将来从事什么职业,不过有一点很确定——从基层做起,“从基层汲取养分,人生会更坚固。”

本报记者 龚 倩

原文链接:http://xh.xhby.net/mp2/html/2015-06/04/content_12612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