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南大,我来了!会7种语言的图瓦小伙,辗转3000多公里来南京报到 - 南大青年
南大,我来了!会7种语言的图瓦小伙,辗转3000多公里来南京报到
 

   

在我国西北第一村——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白哈巴村,生活着一群神秘的图瓦人。他们是蒙古族的一个分支,以放牧为生,精通骑术、滑雪,能歌善舞。今年,一位会7种语言的21岁图瓦小伙子吾腾那森·克什克拜(以下简称“吾腾”),考上了南京大学的中国语言文学类专业,昨天,他已经从喀纳斯湖畔的布尔津县出发,前往乌鲁木齐,他要辗转3000多公里,独自一人来南京报到。

 
虽然与南京还相隔3000多公里,但准大学生吾腾已经将QQ签名换成了:
 
南京,我来了
 
中学时已掌握4种语言
 
考上南大,家人宰了一头羊庆贺
 
“晚上8点就要出发了,我对南京大学向往已久了。”虽然与南京还相隔3000多公里,但准大学生吾腾已经将QQ签名换成了“南京,我来了”。
 
今年高考后,吾腾被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类录取。喜讯传来,家人乐开了花,“爸爸妈妈给我宰了一头羊庆贺呢”。
 
因为路途遥远,吾腾已经于前一天先坐大巴,颠簸3个小时从白哈巴村到了布尔津县,当晚,再乘坐8小时的长途汽车到乌鲁木齐火车站,随后坐火车来南京。
 
1992年,吾腾出生在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白哈巴村,这是一个幽静美丽的小山村,他的家距边境线仅1公里。那里没有幼儿园,吾腾的幼儿时代是随父母在放牧中度过的。
 
村子里有一所小学——白哈巴蒙古学校,这所我国最西北、离国境线最近的学校,就是少年吾腾学习的地方。
 
“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条件不是很好,木桌木椅都是老师自己做的,也没有篮球场和足球场。初三那年,全校只有6个人参加中考,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中途辍学了。我在高中以前也没学过英语,汉语只学过一点点,平时是用蒙古语学习的。”
 
不过,吾腾中学时已经懂得4种少数民族语言,作为图瓦人,家人平时都用图瓦语交流,但图瓦语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他的邻居分布着哈萨克族、回族、柯尔克孜族等六七个少数民族,潜移默化中,吾腾也会说哈萨克语,能听懂柯尔克孜语。
 
报到前两天,还上山割草
 
读的第一本汉语小说是《活着》
 
吾腾的家位于哈巴河县西北部,海拔在1200米以上,年均气温4.0℃,最低可达零下37℃。
 
吾腾妈妈患有严重的慢性关节炎及并发症。吾腾的爸爸是白哈巴蒙古学校的教师,如今已退休,每月的退休工资除了给吾腾妈妈治病,还要积攒下来,去买种牛马。吾腾有两个哥哥,二哥读完初中后便帮家里放牛放马。初中时,吾腾时常上山帮哥哥打草,喂养牛马。这个暑假,他过得也不轻松,要隔三差五地上山,跟着哥哥割草。在启程来南京的前两天,吾腾还在山上割草。
 
吾腾所在的白哈巴蒙古学校与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学校是友好学校,后者办有一个内地新疆高中班。2009年,吾腾第一次来到东海之滨。
 
因为东西部教育差异和语言不通,高中上预科班时,吾腾一下子囧了,“入学成绩我是班里倒数第一,数学根本听不懂,更别说英语了,落在后面很不舒服。”
 
于是,勤奋好学的吾腾没事就翻字典,下课找老师开小灶,一年下来,现代汉语词典和成语字典被他翻烂,高二分班时,他的成绩已经排在班级前10名。
 
新疆班的同学来自6个民族,其中有不少维族,“虽然上课都用汉语,但用民族语交流,大家都会觉得很亲切。”耳濡目染,吾腾学会了维吾尔语的听说。
 
再加上汉语和英语,他已经能听懂7门语言,“其实这不算什么,在我们那里,因为有好多少数民族,很多同学都会好几种语言。”在不同的语言中穿越,吾腾也经常会大脑短路,“有时跟哈萨克族同学聊天聊惯了,再跟维族同学聊天,竟然用哈萨克语跟他们交流,发现他们听不懂,赶快换成维语。”
 
别看汉语只系统学了3年,但吾腾是个小说迷,“我读的第一本汉语小说是余华的《活着》,看了足足两遍,故事讲得很感人。暑假还刚刚看了莫言的《生死疲劳》。”
 
不少新生报到,都会带来一个庞大的亲友团,不过,吾腾就一个人来。“我的高中都是自己在外面读书,爸爸妈妈很放心。”临行前,吾腾妈妈还给儿子塞了一包当地特产“奶疙瘩”,让他跟新朋友们分享。
 
吾腾说,大学毕业后,他想回到故乡,做一名公务员,建设家乡。
 
[作者及来源:金凤 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