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校园小广告的红与黑 - 南大青年

3月27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教超对面的海报栏上赫然贴上了几张白底黑字的海报“小广告滚出南大!”,而大字旁标注着的是改编自马丁•尼莫拉的诗。七个充满愤怒的大字道出了许多仙林校区南大人的心声,也标志着南大同学自发抵制小广告的开始。小广告在南大仙林校区学子之间缘何激起了如此巨大的民愤?这段激进的文字又出自何人之手?校会权益部在几小时内迅速为全校师生呈现了及时的报道。

 

一、控诉小广告

校会权益部找到了本次抵制小广告活动的发起人M同学和X同学进行了采访。

1. 关于活动发起的原因

M同学:我是XX社社长,我们社的海报经常被小广告贴覆,一次损失就达上百元。

X同学:我们院系之前贴的讲座海报也被贴覆过,除经济损失外,宣传部同学几天几夜的精心设计也白白浪费了。去年,校内小广告的张贴还比较合理。然而本学期开学初,尤其这周,天和留学讲座刷栏式地贴满了一至五栋每一栋楼下的海报栏,在随意覆盖社团院系海报的同时还对师生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污染!

2. 海报栏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M同学:首先,我要说清楚,我们的标语上明确写到是让乱撕乱覆的小广告滚出去,而那些安分守己的广告海报不是我们反对的对象。

X同学:没错,另外,我们认为主要的问题有两个。第一,目前学校没有官方或学生组织管理海报栏。第二,大家经过长期精神污染,已经默认海报栏就是小广告栏,因而对这些乱贴覆的小广告无动于衷。

3. 希望通过此次抗议达到什么效果?

X同学:我们的抵制活动希望传达一个核心理念:这是属于宣传学生活动、丰富校园文化的海报栏,而不是专门用于贴小广告的广告栏。只要同学们积极主动制止他们,乱贴的小广告自然就没有生存空间。此外,我觉得应该建立一个黑名单,同学们凡看到乱撕乱覆的现象就要登记到这个名单内,以后同学再看见此商家的广告就直接撕下。教务处也应该登记在案,以后若是名单上的企业或学生组织要借用教室,一律拒绝。

M同学:最好再把宣传栏分栏,分别设置为外联栏、院系栏等,方便管理。管理的具体任务希望学校或相关学生组织可以承担。

 

二、海报栏的前世今生

仙林校区的海报栏由学校房产处设立。然而设立后并没有任何学校部门或是学生组织对海报栏进行统一管理。不到一学期,小广告便迅速霸占了各栋宿舍楼下的海报栏。近几年,同学们甚至已经默认一些海报栏为广告栏。

1. 不假“撕”索

均为不假“撕”索活动图,图片来自南京大学社团联合会

去年社团联合会也举办了不假“撕”索活动,对小广告宣战。我们采访了组织策划该活动的社联权益与监察部前部长朱同学并了解到,当时在社团QQ群中众多社长已经对小广告覆盖社团海报现象严重不满。朱同学由此受到启发,举办了一次清理海报栏活动,呼吁大家看到这种乱撕乱覆的小广告时能将其随手撕下。

去年三月末该活动第一次举办,在当天中午,所有部员分工之后把一到四栋之间的海报栏上面过期的海报和小广告清除了。之后同学看到了院系社团海报被覆盖时也会去撕,但一般只有深受小广告之害的同学才会采取行动。活动效果不尽人意。

今年的活动中,朱同学希望大家都能“高抬贵手”,不假“撕”索,即使在活动结束后,大家也能视每一周为活动周,让海报栏更好地丰富我们的校园文化生活。

2. 权益部在行动!

上学期权益部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时,也思考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分栏处理制,即一排海报栏的左栏仅供校内学生张贴宣传海报,而右边一栏小广告或学生组织海报都可贴覆。若有小广告贴至左栏,路过的同学可以直接撕下。这样既保证了学生组织的宣传效果,又给安分守己的小广告生存的空间。由于客观条件限制,这个方案尚且停留在理论阶段。

某留学机构的扫栏行为

本周,校会权益部也曾阻止过一次乱贴海报的行为。3月23日,我们接到了这次抵制小广告活动发起人的投诉,反映某留学机构在海报栏乱贴小广告。校会权益部立刻联系了保卫处,及时制止了他们的违规行为,并将部分覆盖学生组织海报的小广告给撕去。然而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发现了大量新贴覆的留学讲座广告。为此我们立即致信教务处,通报该违规行为。教务处表示,虽然海报栏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但纯粹的商业性活动是不允许借用学校教室的,他们将即刻停止此次教室的借用权。经查,此次留学讲座所借教室是以某社团名义借用的,一旦社团外借情况属实,教务处将严惩不贷。

小广告乱象

3. 贴小广告同学如是说

为进一步了解小广告张贴的内幕,校会权益部采访了一位兼职贴小广告长达一年的同学。

贴小广告的人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经济因素是同学兼职贴海报的主要原因。一般校内同学贴小广告时会考虑是否影响到其他学生组织的海报,不会随意撕覆。而他们一般受雇于留学机构或语言培训等和学生学习生活相关的公司。有时候贴小广告也是院系学生会给的外联任务,一定得完成。对于乱贴的小广告,这些兼职的同学也很气愤,认为这些行为破坏了整个校园小广告的生态。大部分小广告贴得很规范,只不过因为几家丧心病狂,导致了大家整体讨厌小广告。但事实上,很多小广告对同学们是有帮助的,语言培训或出国等小广告就是因为同学们有这方面需求才得以生存。不守规则的小广告既影响校园美观,还破坏了其他守规矩小广告的生存空间。

4. 如何使自己的宣传品合法化?

学生们究竟如何区分自己的海报与小广告?贴海报合法权利又如何取得?上学期,校会权益部针对该问题也做了细致的调查。通过与保卫处、校长办公室、仙林校区管理办公室和校党委宣传部四方确认后,了解了使校内宣传品合法化的具体流程。

正规的申请流程是:先写一份申请(包括申请单位、宣传品内容、张贴时间、张贴地点等),再将该申请交至行政北楼807党委宣传部办公室审核,对那些获得批准的申请规定张贴时间与张贴地点,此后张贴的横幅喷绘才属于正规的经校方审批的宣传品。

 

三、他山之石,可治广告

1. 同校不同制

为更深入了解南大海报栏管理文化,校会权益部调查了鼓楼校区海报栏管理与仙林校区的异同。

鼓楼校区海报栏

一名鼓楼的同学表示,鼓楼校区的海报栏看上去还好,因为本身数目少,空间小,且基本以南园黑板报处为主,所以这块海报栏上面很少有小广告,有的话也都被招聘海报覆盖了。加上有人定期清理,所以还算干净。另外小广告一般都贴在一些宿舍楼下的广告牌上或食堂旁边一个小房子的墙面上,但那些基本上无人关注。

鼓楼也有小广告墙?

校会权益部咨询过学校相关单位后,得知,鼓楼校区的宣传品都要依照上述流程在党宣部通过后才可张贴,违规的一律去除。可见如果严格实施申请制,小广告的蔓延可以得到管控。但校园宣传自由度和环境整洁、纠纷消解之间的平衡问题在仙林校区还有待解决。

2. 他校经验

为提出更完整的方案,校会权益部对南京各高校的同学进行了采访,询问他们对本校小广告管理的看法。而南医、南邮、药大的同学们纷纷表示校内小广告比较泛滥。通过他们的反馈,我们发现校内小广告泛滥确实是一个难题。

但在上学年与东南大学权益部交流时,我们发现比起其他学校,东大的小广告少很多。为了获取更多借鉴,校会权益部对东大权益部部长进行了采访。采访中得知东大其实在过去也有很多小广告,主要是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外卖公司。他们恶性竞争,不断贴小广告。直到他们把小广告贴到了教学楼,民声顿时沸腾了。东大权益部当时一面联系美团,一面联系保卫处。保安阻止并清理了大部分,还有一部分是美团为了获取同学们的支持而自主清理的。目前东大对于宣传品的管辖非常严格,明确规定不许校外商业宣传。另外东大门禁比较严格,进出要求刷卡,因此校外人员进出东大很困难。

通过这些采访,我们了解到校园小广告乱象其实普遍存在,仅是程度各有不同。南大也可以借鉴他校经验,结合自身特色,设计一套完整方案,还校园以美观清洁。

3. 同学发声

事件最后,我们也在街头随机采访了几名围观同学。

围观的同学们

“很快就会被其他小广告压住的,不会有实质性影响。”

“言辞有点激烈。措辞不太得当。”

“不发表意见,保持沉默,这种事情不好评论。”

“表示支持这样的行为,希望能够起到作用。”

“没有小广告怎么知道很多信息呢?”

由此可见,广大同学们对于小广告的看法还是非常多元化的,对这次自发的抵制小广告活动也褒贬不一。

 

从3月27日开始,抵制小广告活动正在持续发酵。胡乱张贴小广告行为引发的不满经过长时间累积,从起初的小问题,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直到两天前,天和留学的疯狂扫栏作为导火索,引爆了长时间压抑着的民怨。但这一次突发事件,我们不能将责任全盘托付给无良商家。因为这同时暴露了南大自身在海报栏制度建设与管理上的缺陷。校会权益部深知,还有好几个类似这样顽固的权益死角依然寄生于南大校园中,于无形中侵害着师生权益。我们相信,通过部门的不懈努力、学校部门的强化管理以及同学们的通力配合,这些权益死角将一个个被清除,南大也将会有一个更舒适的生活学习环境。

(采编/刘书凯 图/学生会权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