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面孔】我们身边的南大人——字幕君们背后的故事 - 南大青年

字幕组对普通人来说,是陌生而熟悉的。他们的名字现身在热门剧的片头片尾,活跃于论坛贴吧,把陌生的语言和晦涩的口音转换为喜闻乐见的外国剧集。我们得益于他们的默默奉献,却少有人关注这些名字背后,是怎样鲜活的一群人。

其实字幕君离我们并不遥远,在南大的校园里,也有这一些同学,在自己学习之余,凭着爱好支持,打造着字幕翻译的隐秘江湖。

加入字幕组:专业过硬,兴趣使然

面对记者,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大三的刘慧宁同学偶尔嘴里蹦出一两个英语单词,并不能看出她有多擅长英语翻译,实则她是个已经做了四年多字幕翻译的字幕君。2010年12月,正值高三的她确定被保送至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空闲之余,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网站下载电影种子的时候看到夏末秋字幕组的招募信息。出于对字幕组的好奇和憧憬,刘慧宁向字幕组发送了加入申请,经过几十句英语的翻译审核,她最终如愿成为夏末秋字幕组的一员。

无独有偶,新闻传播学院大三的杨烨萌同学也是逛百度贴吧的时候,看到Jack吧在招募翻译,进而通过审核加入的。Jack吧字幕组发源于百度Jack吧,成立的初衷是大家对Jack·yllenhaal(杰克·吉伦哈尔)的喜爱。她笑称“Jack是我的半个男神”,这也是她加入字幕组的主要原因。

而来自政府管理学院大三的喻伟豪同学则是去年4月直接由外校的同学介绍进入他自办的日语字幕组。他说自己加了大概八九个字幕组,做得多的有茉语月夜、 DHR、千夏和WOLF KNA。谈到加入的原因,喻同学说:“因为我高中的时候看过字幕组翻译过的东西了,就觉得很好啊,把原作味道都翻译出来了,就相当于有了一种梦想吧,希望大学的时候能够做。”

除了要有强烈的兴趣之外,过硬的外语水平或者相关技能也不可缺少。就拿喻同学所在的日漫字幕组来说,所有想要进组的新人都要接受考核,一般就分为翻译和时间轴制作两块。如果是翻译,新人就需要准确地翻译出大概三分钟的音频,或者是直接进行日语对话,但基本上还是以翻译为主。如果是时间轴工作,就会给新人发很多时间轴的培训资料,学完之后,考核官给他们一整集动漫,然后再制作出整个时间轴,以此检验专业水平。

字幕组生活:欢笑与痛苦齐飞

“做字幕的人在业内有一个专门的称呼,叫‘爆肝族’”,喻同学笑说。他平均每周20小时以上都会花在字幕制作上。有时为了赶在其它字幕组前面争取首发,所有组员基本上都通宵,就是说至少有三到四个晚上要通宵。如果第二天上午有课,之后睡上一两个小时再撑起来上课。做了字幕,他也基本没什么空余时间参加课外活动了,对此,喻同学并不遗憾:“肯定会费体力费时间,但只要重新坐在电脑前,就有开心的那种感觉。” 

除了时间和精力的大量投入外,字幕翻译还有一些严格的规范需要学习掌握。比如,杨同学说Jack吧字幕组的规定是:人名不翻,地名和国名有统一的对照表。喻同学说他们会尽量少使用网络用语和粗俗用语,但是也要求翻译要口语化,看语境看剧情,无论如何,最重要的一点是符合原文风格。观众们喜欢有趣的翻译,《破产女孩》的翻译就备受追捧,这样的风格很容易让人记住,但刘慧宁同学说:“并不是所有字幕都适合这种风格,就比如BBC纪录片,我们翻译的时候不会哗众取宠,而是秉承原片严肃典雅的风格。这是尊重原文风格的翻译”。

而在规范和风格之外,对于翻译更加重要的是对背景知识的了解。刘同学有一次在校对一部关于《傲慢与偏见》的纪录片时,发现翻译君在翻译时并没有做够背景知识的功课:“片中提到宾利先生的brother-in-law,读过《傲慢与偏见》的人都知道,宾利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姐已婚而妹妹尚未出嫁,所以这里的brother-in-law肯定是他的姐夫,但是翻译君却译为了’妹夫’,这样的错误看似微不足道却很致命,即使译者没有读过,也应做足功课,利用网络资源检索,以了解足够的背景知识。”之后但凡翻译,刘同学都会仔细检索,了解主题知识,尽量保证每一句都准确无误。

尽管做字幕翻译没有任何酬劳并没有任何酬劳,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和收获却是很难用钱去衡量的。喻同学对这份工作很满意:“在宿舍里,哪怕我同学在那边拿着啤酒在那边碰瓶子,狂喝不止,我就当什么都没听见,继续做,就这样全心投入,有这样一种翻译的自豪感和充实感。”

刘慧宁说,有一次在专业课上老师放了一部纪录片,字幕就是自己制作的,“当时特别有成就感”。

字幕组团队:志同道合、各有所长

杨烨萌所在的Jack吧字幕组,是由一群喜爱Jack·yllenhaal的人建立起来的。“这个字幕组的创始人非常喜欢Jack,然后他就创了那个贴吧,之后发现国内关于杰克的电影基本没怎么引进,然后再创了那个字幕组。”Jack吧主要翻译Jack的电影电视和采访,以及相关的影评等,同时他们也做一些真人秀,比如杨同学目前所在的《黄金单身汉》剧组。 他们的分工是按照加剧组的方式进行。开一个新剧,负责人会把愿意做这个剧的人拉进讨论组,然后分工分配任。

刘慧宁同学所在的夏末秋字幕组专攻纪录片的翻译制作。他们的分工方式是按类型,整个字幕组划分为历史、地理、科技、艺术、军事、自然六个小组,由成员自己选择加入任意一组或者几组,并允许有一定人员流动。

不同的字幕组各有自己专长的领域:赏英剧,破烂熊的字幕棋高一着;观日剧和动漫,日菁和诸神的字幕一定不能错过;观摩公开课、电影合集和导演合集,吐鲁番(TLF)的字幕帮你扫清障碍;BBC的纪录片有夏末秋字幕。杨同学说,不同字幕组之间往往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避免重合。如果有中途由于一些原因打算要放弃的影片也可以交给其他字幕组来做。

字幕圈的制作程序的繁琐,是外界无法想象的,无论是英剧、日漫还是纪录片。喻伟豪说,一般一个完整的字幕视频会经过以下几个程序:片源、翻译、后期、压制和上传。

喻豪伟说,他们字幕组的片源一半来自国外的BT网站或者本国人直接录像;初翻则是以几人翻译一个视频或者一个人负责一集的方式完成;翻译好后将初翻的成果传递给校译,校译确认翻译无误后,将视频传给负责做时间轴的人员,他们负责把字幕与片源的时间对上然后压制;有的压好的带字幕视频还要经过后期字幕特效制作,才能正式上传。

有人估算,一部时长24分钟的动漫,一般需要翻译3小时,校对1小时,制作时间轴1小时,压制40分钟,生产出汉化成品需要5-7个小时。就拿喻同学来说,他现在能够熟练地翻译了,但是八分钟的字幕仍需要50-55分钟才能完成,这还不包括查阅背景资料所花的时间。

而做这些工作的字幕君们很少有专业翻译。Jack吧和夏末秋字幕组学生居多,工作的人也不少,大多数人都在30岁以下,在自己的空余时间里醉心于无偿接任务做翻译。

大多字幕组是通过qq群来运作,在字幕翻译的时候遇到了问题大家也会在群里面交流,聊到一些诸如追剧经验之类的休闲话题往往更是投机,“大家关系绝大多数都是很好的,有时候会有线下聚会,平时都是在网上,大家都不是一个地区嘛——有些是大陆,港澳台都有。尽管我们谁也不认识谁,绝大多数我也不认识。”对喻同学这样评价字幕团队的关系。

字幕组的未来:路在何方

谈及射手、人人影视的关网风波,杨同学表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我们早期是组内分享,然后才逐渐做大的,我们是在义务帮大家做一些事情。”

喻同学表示,组内也只是一开始紧张了一下,他所在的群都传了一下这个话题,聊了一晚上。“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有些组认为跟我们没关系,因为管的是日剧,不是动漫,但动漫12月2日就被管了,对动漫网站大审查。有些组认为没什么关系的,其他组认为仅仅只是退化到了十年前而已。”

据媒体报道,人人影视和射手两大网站的“关、停”源于政府对于盗版侵权整治力度的加强。

十年前年声名鹊起之时,字幕组就在“侵权”的灰色地带如履薄冰。虽然国内字幕组在制作字幕前后一般都会附上类似“本字幕仅供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的“免责声明”,但依然无法逃脱法律侵权的争议。

喻同学是乐观的,他说:“没有了人人、射手,还会有其他的。字幕组会像十年前一样迎来第二波新春。”刘慧宁同学也认为,只要分享的精神还在,字幕组就不会消逝,“或许会因为这次风波学会保护自己,低调但更顽强地存在。”

杨同学认为,小的字幕组不会逐渐消亡。就算大型视频网站引进了正版片源,提供翻译,受影响最大的也是人人影视这样的“巨头”。类似Jack这种小的字幕组本身就是低调的存在,“我们做的是niche,一个细分的市场。”

“为大家提供服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兴趣,比如我们字幕组是因为一个人(Jack)而集合在一起的。”她说,就算要消逝,也要在几年之后,而且不是因为法律的原因,而是因为大家失去了兴趣。

南青报记者/余冬梅、刘婷、李小满 报道

南青报记者/刘婷 主笔

责编/张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