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观察】走进图书馆占座的今生今世 - 南大青年

        起个大早,背着书包,手里提着电脑,在图书馆里转了一圈却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座位来自习。心塞的是,图书馆里面很多绝佳座位是被提前占好的;更心塞的是,很多绝佳座位的“占有者”行踪难觅,座位就荒在那里。

上述情况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在最近多连杀的考试周里尤甚。被占座困扰的同学不在少数,而图书馆也针对这一现象出台了清理占座的管理办法。此次,南青记者将聚焦大学图书馆的占座问题。

 

众声喧哗

采访发现,习惯在图书馆学习的同学中,绝大多数有过占座经历。其中,大多是白天占座,隔夜占座的情况很少。对于图书馆的占座行为,同学们都有着不同的看法。

占座也是不得已

大一的柯同学有过图书馆占座的经历。她认为有时占座也是不得已,因为如果有事情暂时离开,之后再找座位很麻烦。碰到自己占的座位被别人坐了的情况,她便会默默的收拾东西到另一个位子,一是因为觉得自己占了座位也不好意思,二是因为她对于座位“要求较低”。谈到对于占座的看法时她表示:“白天占座其实倒是没什么,隔夜占座就不道德了。”

占座是否合理要视情况而定

大二的杨同学却认为占座是否合理要视情况而定,“有一次占了座,中午去吃饭,回来后发现位子被一个女生占了。在交涉的时候,那个女生认为,走之前应该先写一张纸条说明。”杨同学表示不解,如果她只离开几分钟也要写纸条?杨同学还反映图书馆有隔夜占座的现象,常常出现位置被占了好几天却无人使用的情况。对于这种情况,杨同学认为是不合理的。

用写小纸条等方法避免为他人带来不便:

从鼓楼过来的一位大四同学表示如果他占了座,又有急事需要离开较长时间,那么他会在离开之前会写一张纸条说明自己将要离开多长时间。他建议在座位上贴上纸条,规定座位空闲时间,一旦超过时间则被占座位可以重新使用。

杜绝图书馆占座,可提供复习专用教室:

一位在图书馆自习的同学告诉记者,“图书馆的资源是属于所有同学的,所以应当防止占座。但是有考研需要的学生需要找一个固定位置复习。”她觉得,校方可以安排一个除图书馆之外的比如自习室之类的地方供他们复习。

 

图书馆防占座措施

我校图书馆为了防止占座主要采取两个措施:定期清理占座和随机巡查制度。

定期清理占座

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清理占座,尤其是隔夜占座。晚上会派勤工俭学的同学清理桌面,把隔夜占座的物品进行清理。图书及时上架,个人物品就统一放在二楼服务总台。

在五楼,很多考研的学生需要用很多资料,管理人员就在五楼放置白色推车,让他们把资料都放在推车上面,避免占座。

随机巡查制度

工作人员每天会时不时巡查,在有座无人的位置上放置打上时间的纸条,一旦到时间便进行清座。同时,相关工作人员还会不定期清理属于图书馆的书,因为拿图书馆的书占座不仅占用了座位,还会影响其他同学的正常借阅。

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又是怎样实施这两项制度的呢?

图书馆安排的工作人员,不仅有图书馆管理员和志愿者,还有勤工助学的同学。他们不时检查并清理占座物品,集中存放在固定的“占座物品存放处”。 图书馆管理人员在多次被占的位子上贴上纸条——友情提醒学生不要占座。但是每一层的自习区依旧有隔夜占座现象,在考试周里占座现象尤为严重。相比于其他楼层,三楼和五楼占座现象最多,十多个靠墙座位中有三四个被占座。而且有些同学甚至不把占座物品放在桌面上,而是放在下面的隔层来占座。

杜厦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表示,占座本身便是违反公共纪律的行为,希望同学们能够自觉遵守图书馆的相关规范。不过他们也相信同学们的自律意识和公共意识,能够有秩序地使用公共资源,形成良好的阅读氛围。

 

探秘其他高校的图书馆管理措施

走出南大,其他高校的图书馆对于占座是如何管理的呢?

香港城市大学——严格的管理制度与科学的功能分区相结合:

香港城市大学的管理措施让图书馆的利用率很高,占座现象并不常见。曾在香港城市大学交换的杨同学对城大图书馆严格的占座管理纪律的制度颇为赞叹:“每张桌子上都会贴不要占座的纸条,离开半小时以上会清座。保安会来回巡查。”同学们都是一人一座,不会出现书包占据座位的现象。

港城大的图书馆的功能分区也比较多,不仅有各种类型的桌椅,还有另辟的自习室。并且,港城大的图书馆基本上每个座位旁都有插座。在南大的图书馆,插座属于稀缺资源,很多同学长期占座是为了靠近插座的位置。管理与设施等因素使得城大图书馆利用率很高,占座的现象并不常见。

清华大学——离座需要写纸条,离座45分钟其他同学即可以使用,刷卡占座在离开时也必须要刷卡退掉。

复旦大学——自习室有翻牌子的规定,进室内需要拿牌子,出来则还牌子。

日本东京大学——座位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由座位,大家可以随意坐,但是会定期清理;一种是预约座位,需要提前半小时预约,使用时间为三小时,一天只能预约一次。

德国安哈尔特应用科技大学——如果发现长时间占座会有相应的惩罚措施。人多的时候大家直接会坐在楼梯口、地上。图书馆占座并不常见。

 

南青报记者/李赛、汤文清、刘丹、郝雅楠、杨柳、杨仪卓 报道

南青报记者/李赛、汤文清、姜子越 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