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观察】如果你爱上太阳,该如何面对自己的阴影? - 南大青年

如果你爱上太阳,该如何面对自己的阴影?

复旦大学在10月发布《中国网络社会心态报告(2014)》,其中有一组数据吸引了记者:80后中有压力感的占群体53.5%、90后中占57.5%。报告指出生活压力感呈现出年龄越小,压力感越强的特征。其中,80、90后们生活压力感尤为突出。

超半数的年轻人有压力感,他们压力的来源多种多样——面临就业,惴惴不安;升学考研,怕他日名落孙山;人际关系紧张,强颜欢笑粉饰太平……如今,即使在象牙塔般的大学校园,因为迷茫、因为脆弱,也有人选择纵身一跳。我们重新聚焦大学生心理健康的问题:你心理健康吗?

(来源:英国《卫报》)

那是我非常不快乐的几年

蒋方舟在她的博文《抗敏感,不惶恐》中描述了在大学期间她为了减肥而非常不快乐的生活。空虚、脆弱、敏感,这是当时她的心理状态。

记者随机调查了身边的一些同学,让他们为自己的心理健康程度打分。结果倒是颇为出人意料。一位平日看似无忧的同学只为自己打了5分,问及原因,她认为自己的拖延症太严重,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生活。“以前一个晚上能做完的事情,现在一周都不一定做得完。”为此,她时常自责。另一位同学一开始为自己打了9分,但是待记者细问,她又否定原有评分:“那我打8分吧。算了,还是7分吧。”她称自己最近的心理状态不太好,烦心事比较多。

有好友发状态说:“每天好像都很忙,但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同意的握个爪。”下面赞同一片。大学生自我认同缺失,让他们对自己不满意,继而产生一些消极的想法。

“因为难以接受自己,所以蜷缩着,拒绝他人”蒋方舟如是写道。

来自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的张同学,他称自己的心理“还算健康”。他认为大学生的压力来自方方面面,并不是某一单独方面造就的。有来自同伴的压力,例如学习方面的竞争,也有自我发展上的选择问题:要考虑未来的升学、考研或是出国。人际方面也是大学生心理压力的重要来源,与室友或是同学产生矛盾,有一些不愉快,就会感到压力。

大四毕业生一般是心理健康的重灾区。物理学院的大四毕业生杨同学认为自己有些压力,但心理状态还好。周围倒是有些同学患得患失,“已经拿到手的工作机会和有希望拿到手的工作机会之间摇摆不定”。

受到个人因素和环境因素的各种影响,大学生在不同时期会存在不同心理困扰。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并不一定是疾病,但是唯有正视,才得以解决。

是我们更脆弱了吗?

从时间的维度来看,大学生心理状况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了。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中心的陈昌凯老师告诉记者,现在来进行心理咨询的人越来越多,“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网络给大家提供了新的交流的平台,也将以前没有看到的问题更多得展露出来。

这意味着我们更加脆弱了吗?陈昌凯老师并不赞同。

他认为是大学生对心理这个问题越来越关注。“就像仪器好了一样,能检测出更多的问题。关注多了自身,想解决问题的需求也增加了。各种场合谈论也增多了,不想以前藏着掖着,更愿意公开了。”

社会环境的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当代大学生的心理状态。

新闻传播学院的胡翼青老师认为大学生心理问题的产生并不是个体的问题,一定是社会环境让他产生了一些挫折,而他不能从这种挫折感中超越出来。很多人是因为在他的年龄层次承担了超越他年龄的压力。现在这个时代,过度的社会竞争和社会压力使得许多大学生产生心理负担。

他回忆起他的大学时期(90年代),他认为那时校园生活的主要优点是形成“小共同体”的情形较为普遍。“原因很简单——那个时候读大学的人少,它有更强烈的认同感。”在“小共同体”中,遇到问题可以相互倾诉,缓解心理压力。但是现在由于现代大学生多为独生子女,他们习惯独处,也不擅长融入群体。要让他们建立一个共同体,困难就很大。胡翼青老师认为心理健康问题实际上是个“现代病”,不存在于传统社会。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脆弱,但外在的波动频繁而剧烈,那么内心应激反应随之增强。在电影《心灵捕手》中,心理辅导专家桑恩教授看着威尔的眼睛,坚定地对他说:“这不是你的错。”心理问题无错可究,任何一个人的心理困扰都是外在环境和内在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如果你爱上太阳,该如何面对自己的阴影

南京大学每学期开设大学生心理健康通识课。“开始的时候大家对这个课程的名字还是挺怵的,大学生心理健康嘛,感觉选了这门课好像就心里不健康一样。当时也有同学提到这个课程能不能改个名字啊。”陈昌凯老师介绍道,他们希望把这门课开成积极心理学,希望把健康积极的心理,例如情感、爱、希望、利他等,和同学们分享。这个课程内容更多的讲的是大学生在日常生活、学习中碰到的一些问题,更像是生活中的心理学。

如今各大高校强调通识教育,意在塑造学生的主体完整性。其中,心理健康教育是促使学生获得理智与情感的全面发展的重要环节。

一位上过南京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课的同学告诉记者,虽然并没有在课程中学到太多理论知识,但每次去上课都特别开心,充满正能量。

印第安纳大学专注亚裔心理研究的王乔伊教授(Joey Wong,音译)在今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亚裔学生曾有轻生意图或自杀未遂者的比例高于各族裔,但逃过死亡线后获得社会的援助,明显不足。他呼吁认识文化的特殊性,以更好地开展心理健康研究。

陈昌凯老师也从中国社会文化的特殊性出发,看待大学生心理健康的解决之道。他认为学生有非常丰富的人力资源,心理咨询和辅导并不是寻求帮助的唯一途径。“比如说你有问题,你可能更多的会跟自己的朋友谈一谈,跟小伙伴谈一谈,跟老师谈一谈,跟家人、亲人谈一谈。”这能帮助学生达到一个分享和宣泄的目的。

除此之外,陈昌凯老师还建议学生摆正心态,正确认识心理健康问题。“有困扰有问题都非常正常,不可能有人没有困扰没有问题。”如果和朋友聊过、自我还是很难排解困扰时,可以寻求专业的帮助。“我们学校里有专业的咨询师,你完全可以去寻求这个帮助。” 他认为很多大学生只是心理上遇到自己难以解开的困扰,这些都不是疾病,一些咨询和谈话就可以解决这些困难。

大学校园日趋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心理健康类的活动为大学生提供了培养自我调节能力的机会。

物理学院的杨同学曾经在南大心理协会工作了2年。心理协会是学生组织,每年都会主办很多次心理讲座,这些讲座大多是由心理中心老师或者邀请的嘉宾前来演讲。另外一些活动例如soci-game模拟社会活动,以及会员之家活动,都会对学生特别是对心理学感兴趣的学生有所帮助。

“心理健康这个东西更多的还是一个人面对自己的谈话”杨同学说。他建议每个人都应该养成一种反省的意识。“简单来讲就是自己试图客观理性的去看待自己的问题,判断自己问题的程度采取相应的措施。”

(由于话题特殊性,本文中采访的学生均作匿名处理)

南青报记者/王昕桐、史艺凌、张泽文、杨烨萌 采访

南青报记者/杨烨萌 撰稿

责编/张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