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面孔】曾慕轼:让别人的优秀,成为自己的习惯 - 南大青年

“英俊的帅哥、微电子专业的年轻人,非常有数学头脑。”带着南大校友、企业家张铭方先生这样的推荐词,曾慕轼踏上了《职来职往》南大专场的舞台。舞台上的他与自制机械手共舞,用幽默睿智的语言赢得了18位达人的认同,也为自己赢得了满意的工作。 

职来职往:有表达欲的电子男

“当时来的太突然了,我还不知道他就爆灯!”

回想场上被大可乐手机公司爆灯的场景,他还是有点惊讶。今年10月份,经校友推荐选拔,他获得了参加《职来职往》的机会,“当时听说有机会去,就想着去玩玩,因为我从来没有上过这样的舞台。”

《职来职往》的舞台上,曾慕轼期望获得嵌入式硬件的研发工程师的工作,这也是他一直以来感兴趣的方向,“我对手机很感兴趣。我觉得将来移动互联网有很大的前景。当然,未来除了手机应该还会有更多的移动互联设备,不单单只是手机,智能设备和各行各业的结合,比如和家居、电器。”

曾慕轼坦言自己不看重高GPA,“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他将重心放在自己更感兴趣实际应用。他自己研究起了硬件、软件、互联网知识。“最初很多方向一点都不懂。”他花大量时间去钻研这些领域,上网查资料、泡在网上的相关的论坛、买相关的书籍、软件,甚至为此影响了学业。一个人的摸索是很难的,一小处弄不明白就能被困住很久。“很郁闷。”他形容当时的心情,“后来才慢慢了解了其中的应用原理,你会知道这些东西应用在哪里,你会发现你学的东西是能实际运用的。”注重应用性和发展前景,是曾慕轼对于自己的定位。

曾慕轼并非“技术宅”——他有技术,但不宅。参加演讲比赛、主持粤语歌唱比赛、创办自己的脱口秀节目,用语言去生动地诠释、表达观点是他的特色。每逢他主持,场上总能响起笑声阵阵。

“虽然普通话讲得不够标准,”作为一个广州男生,他如是说,“但舞台让我感受到语言可以影响观众,我享受这种感觉。”他也考虑过,如果从事硬件开发工作,是不是失去了展现语言魅力的机会。不过工作经验使他意识到良好的语言表达也可以助力于日常的工作,“前阵子才去深圳出差,跟一个外包公司沟通的时候,还是感觉用上了(语言表达的能力)。而且谈完工作,他带我去喝茶、送我去机场,有很多时间交流。一聊就要聊到有深度的对话,我听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比如他们公司的发展情况、深圳整个环境……各行各业各方面。愉快的谈话很有益。”

随心舞蹈:把喜欢的,变成自己的

如果你经常参加南大的社团活动,你会在各个比赛、晚会的现场看见他。时尚先锋的《怀念MJ》、BHA播音主持大赛的《泡沫》,电子学院迎新晚会的《Enchant》……每年都有十几场晚会邀请他作为嘉宾献舞。

曾慕轼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舞蹈训练。小学时,他第一次看到Michael Jackson的舞蹈就很喜欢。每天中午放学回家,曾慕轼就对着他的视频练舞。

“其实我看到很多东西,只要我喜欢的,我不但只是追,我会把它变成我自己的东西。”这就是曾慕轼的做事风格,“我不会看到一个很好的事物就只说我好喜欢,我不会这样想。我想的是‘哇,i wanna be like him’,即使变不成他也靠近他,形成自己的风格。”

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舞蹈动作或许不够标准,也有人质疑过他。曾慕轼觉得自己跳舞更多的是随心,更多的是考虑如何用动作感染观众。曾慕轼还记得自己在南大第一次上舞台,是2011年电子学院的迎新晚会。“上台之前我其实很紧张,心里很没底,我在想行不行,这个舞行不行,毕竟已经三年没有跳过舞了。结果上台第一个动作出来大家反应就很好,我跳得很尽兴。”他对那一次表演印象很深刻——他说那是“在南大第一次有人认可我舞蹈”。今年,电子迎新晚会,连续四年登台的他也作为“镇院之宝”跳了一场告别的舞。

这些丰富的校园活动让他收获了很多,“大学生活应该在劳逸结合的同时全面发展。我觉得假如这些能力提高的话,给自己增加很多想不到的机会。”他在享受这些活动的过程,同时,舞台上的表演经历、社团经历也为他在节目中的表现加分。

感悟大学:丢脸没关系,要保持淡定

“丢脸没关系,要保持淡定。”这是曾慕轼的口头禅。

“我觉得大学是出丑的黄金期,也许会在演讲时被赶下台,演出时音乐停掉,都很尴尬。但是又怎么样呢?丢脸是没关系的。”

曾慕轼十分喜欢Chris·Rock的脱口秀表演。在大二的时候,他办过名叫《一周一囧轼》的脱口秀节目。后来由于他受伤节目没有继续,不过曾慕轼还是从几期节目中学到了很多,“这个活动虽然是很烂,真的很烂。其实当时是什么都不懂,想要有一个尝试,心里知道很烂,但是烂也要花费精力去尝试,那个过程还是让我学到很多、体验到很多。”

大三,曾慕轼成为粤语文化协会的会长,带着一个更加正式的组织。如何去培养凝聚力、如何让大家心甘情愿和你合作,都是他在大学中收获的经验:“这些东西以后也难有机会去探索了。”他觉得大学什么都可以去尝试,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其实你是根本没有去了解。

“大学其实就是发现自己,有耐心地探究自己。很多人宅在宿舍,觉得生活很无聊、很水、觉得很没有意义,其实是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追求。以为自己不行、以为自己不喜欢,或者自认为自己喜欢,其实都没有耐心去探求自己。很多人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很多人比他想象中要强大很多,倒过头来看很多尝试其实是not so bad,甚至觉得还不错。”

(南青报记者/何露 编审/张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