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面孔】谈阅读之道 品人生之茶 ——访历史系武黎嵩老师 - 南大青年

武黎嵩老师(摄影 陈选虎)

读好书·荐经典

——“读一本好书就像是和一位高尚的人在谈话”

2001年进入南大历史学系学习,2005年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后师从颜世安教授攻读中国古代史和中国思想史,分别于2008年和2011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求学期间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参与编纂学术专著——他就是南大历史学系武黎嵩老师。在历史系他的课深受学生喜欢,不仅仅是他逸气轩眉宇,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学者风范,更重要的是他以多年来的研究心得,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学生的心灵。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在十多年的求学路上,武老师看过的书不计其数,现在走上科研兼教学的道路,他一年也会阅读30-50本书,在大学期间养成了两个良好的阅读习惯,其一是对某个领域或者话题感兴趣他就会集中一段时间来阅读相关书籍,专门攻读这个领域的文献进行学术研究;另外一个就是养成了“批书”的习惯,看完之后把自己的想法和感悟直接写在书上,做批注。

根据多年积累下来的读书经验,他按照经史子集四部推荐了四本中国传统的经典著作,分别是《礼记》、《史记》、《庄子》和《红楼梦》。借用王国维的话“读诗礼,厚根底”,他强调了《礼记》在经典中的重要性。他说《史记》为必读书,这里承载了中华民族的共同记忆;《庄子》可以形成对人和社会的深刻认知,而《红楼梦》对中国传统社会进行了全方位的记叙,是封建社会文化发展到登峰造极状态下的一部鸿篇巨著。

说到对自己的人生影响最大的书时,他还推荐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还有柯林伍德《历史的观念》。他认为这些是认识社会的很基本很经典的著作。《历史的观念》这本书的主要观点是“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作者指出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不是物质文明而是精神文明,颠覆了以往唯物史观的观念。和政治相关的书有哈耶克德的《通往奴役之路》,这本书让他第一次理解了自由主义的观点和立场,给读者一种全新的自由主义的视角。这些都是公认的经典,最后他还推荐了一本帮助理解知识分子心路历程的书——陆键东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从高中到现在,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这些书深刻影响了我对社会和人的看法,也对理解自己的人生有很大的帮助。”

何谓好书?他喜欢文笔好,叙事清楚,有思想深度的书,“要能把故事讲精彩,又能对人有所启悟”。他对于好书的评价就是,当读完这本书之后,一个人会对问题的分析方式、对人的认知、对待人生的态度有所启悟,能够以更广的维度思考人生。他读《巨流河》和《大江大河1949》后感慨万千,有一种历史沧桑感和心灵的震撼。

学文史·重引导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静思子自知

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文史是可以自学的,但是没有大学教育,我想我永远只是一个文史爱好者而已”。 大学教育让他在文史上有所研究,超越了一个纯粹爱好者的范畴。他说读书需要引导,好的老师能引导学生会读书读好书。某一专业的初学者,在老师的指点下围绕一个问题读一组文献时,慢慢就会构成对这个话题的独立认知体系。一个文史爱好者通过阅读也可以形成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即对做人对社会形成自己的原则和尺度,对事情有自己的判断和分析。

“在大学里,老师给予我最大的帮助就是提点我在阅读的基础上形成新的认知。”他提倡学生去听一些普适性和通识性的课程。南大是一所高水平的研究性综合大学,在文史哲方面都有一流的教师和优秀的学者,理工科的学生应该好好利用这个资源。“专业只是将来一个人谋生的技能,而人文学科或艺术学科是构建审美、构建为人处世基本尺度的东西。”

他爱好中国古典文学,“文学陶冶性情,尤其诗歌,用一种含蓄委婉的方式表达思想和感情,读诗歌与欣赏中国山水画有一种相通的感觉。”他说学生的学习时间是有限的,要读就读经典,而且要熟读反复读,细细品味,熟读精思。

大学生心理和生理还处于成熟和未成熟的过渡阶段,需要好书来引导他们成长。然而当下消费主义文化盛行,一些文学作品一味迎合人的消费口味,以娱乐性为主,短平快,深度不够,对人的成长没有太大帮助。他不主张花过多时间读这类快餐作品。

谈人生·论价值

——“一个人的价值和意义也可以用他现实成败以外的东西来衡量。”

当我们阅读的时候,是在和那个时代第一流的人物对话。陆键东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一书中谈到中国传统士大夫和真正的读书人应该以何种精神面貌对待身边的人和事,一个人应当怎样有勇气地活着。当他读完后,理解了中国近代知识分子陈寅恪的心路历程,从中也领悟到永恒的价值和高贵的格调可以超越现实的成功。

一个人的价值和意义可以用他现实的成功和失败之外的东西来衡量。拿陈寅恪和他同时代的郭沫若进行比较,同样是文史大家的郭沫若当过中科院院长、副总理、文联主席,他无疑是一个现世的成功者。而陈在建国后没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尤其政治地位,后来还被认为是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他是一个现世的失败者,但即使在整个时代人们都不理解他的时候还能有自己的坚守。若干年后还有很多人通过他的文字去咀嚼他的人生。

读书是一个提升精神境界和拓宽知识面的过程。而对于当今时代,对于知识面已经有海量信息来提供给每一个人,关键是要提高思想高度和生命的厚度。

一个人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对于阅读也是同样的。最好也要有自己的偏好,就是对古今中外的某一个或几个领域特别感兴趣,这就叫阅读偏好或“阵地”,希望学生能在一个时间段读一批和该时间段相关的书籍。每个人的阅读偏好和方式都不一样,大学里要通过读书看到自己真正提高的地方,不要荒废时间。

看社会,评时代

——“每一个时代都需要一批人来引领这个时代的精神和理性。”

“现代社会是消费主义和功利主义盛行的社会,这是平民时代到来的必然趋势,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社会的认可。”他认为功利主义是一个中性词,有其合理性,这个时代就是理性主义盛行的时代。配合理性主义的就是消费主义文化。在当今这个时代,追求高的格调是很奢侈的想法,大多数人都在为自己的生存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而忙碌,身处这样一个平民社会中,我们无需批判功利主义。

现在我们的阅读现状堪忧,碎片化阅读、阅读时间日趋减少,根源就是消费主义文化和功利主义盛行。在消费主义时代和平民社会下,首先要把物质产品文化产品卖出去,其次才能传播开来。只有在人们的物质条件改善、生活起点提高的前提下,其精神需求才会提高。不应该指望老百姓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去提高自己的精神需求。

有人说现在大学生一个个都变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现实压力下功利地追求理想,真正潜心学术的人少。他不赞成这种说法,因为真正潜心学术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功利主义者,因为学术是他将来的出路。一个自由社会到来的时候,价值尺度是多元的。

南大是我国一所一流的高等学府,如果只是培养工具型、技术型人才,就没有太大意义,如果这样的大学培养的学生满脑都是宝马香车美女,那中国就没有希望了。每一个时代都需要一批人来引领这个时代的精神和理性。

对于学校开展“悦读经典”活动,他非常支持,因为通过阅读活动,学生可以开阔视野,拓宽知识面,提升思想高度,而不仅仅局限于专业的藩篱。他希望活动部沦为意识形态的代言、能有效地进行,惠及广大学子。

(南青报记者/杨柳 郝雅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