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焦点】香港怎么了?——香港与内地的经济社会地位变迁:基于全球化的分析视角及对当代内地学生的启示(下) - 南大青年

昨天我们说到香港“占中”问题的经济背景源起,今天我们继续谈谈在这一经济背景下产生的政治诉求,以及香港青年人的思想转变。

经济背景的变化催生的新的政治诉求

如今,中国内地在国际舞台上正逐步崛起,不但顺利地挺过了2008年经济危机,而且于2010年GDP总量首次超越日本而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目前还正向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迈进。这不但影响了全球的经济发展局势,更改变了东亚地区的经济分布格局。有了经济格局的变动,必然带来政治局势的改变。世界经济改变一个地区的政治往往是通过影响当地就业来实现的。现在我们就来分析一下香港的就业情况。

虽然特区政府9月刚刚公布的香港失业率(3.3%)和就业不足率(1.4%)都比较低且趋于稳定,但是我们还应该纵向地来分析一下其内部构成情况。特区政府在应对经济危机的冲击方面曾提出加大开发“低价值、高就业”的就业机会,所以表面上看虽然香港就业率维持在很低的水准,但是带动就业率的职业往往是相对较为低端的诸如超市收银员、餐厅服务员、保洁员等低技术含量的工作。虽然就业率高,但是收益却极低,再加上香港生活成本的不断提升,这类群体几乎得不到什么财务积蓄,想通过努力改变自身的境遇的可能性几乎变得微乎其微。

香港的穷人与富人分野如此严重,占数量较大的穷人阶层就对打破这一局面来改善自身地位具有极高的能动力。如今,东亚经济格局的演变使中国内地已经变成地区性的一个“极”。以中国内地这一极为中心,附近国家和地区比如香港逐渐融入这一格局体系之下。在未来,这一趋势将更加明显。尤其是中国上海的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打破了新加坡、香港的贸易垄断地位。中国高铁在全球范围的广泛建立,也同样对国家交通格局做出了重大改变。如此一来,香港的地区区位优势将不复存在,经济发展水平未来有可能和内地持平甚至被内地反超。如此一来,客观上香港感受到了内地的“跨越式”发展所带来的压力而日趋变得紧张起来。

香港青年思想的转变及对当代内地学生的启示

对于“占中”,真正把这一问题激化的导火索是香港的新一代青年。青年群体的力量不可忽视,只有引导好这一股群体的力量,才可以使其顺应时代潮流促进社会的发展,否则极有可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波动。但令人惋惜的是,正是这样一群80、90后的青年,打出了“港独”的旗号,给香港社会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力,催化了那些急于改变社会地位的底层人士的急切行动。

在香港,年轻人能上大学的机会并不多。被教育部承认的香港6所名牌院校的录取率在香港本土还不到30%,而内地学生的录取率却逐年递增。再加上内地生源质量非常优秀,在毕业求职时除了粤语的熟练程度同当地人相比不占优势外,内地籍学生可能在工作能力和努力程度方面都要比香港本土学生强许多。这种市场化的结果给原本就对内地有偏见的香港年轻人群体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除此之外,这类年轻群体往往还陷入一种“殖民怀旧”的情绪里。认为97年回归前的生活是无比幸福的,在观看一些老电影、电视,收听一些90金曲时,他们往往将现实性的不满转移到现存的政治体制当中。

再加上这一代香港年轻人,很多人工作之余都加入了各种社团。社团生活就是他们寻求自我坐标的一部分。在网络空间上,“港独”这个词如野火一样蔓延:年轻人将自身的挫折,视为中央政府的管制。正好碰上“国民教育”的推广,一些港人“揭竿而起”。最终由学生,到社会青年,到社会底层各界人士,都打出了“港独”的标语,并将口号逐渐付诸了实践。

其实,从理论的角度分析。这其实就是全球化时代中的“本土觉醒运动”。全球化浪潮由于重新引导了国际分工,造成各国、各经济体的巨大变化,使传统的经济生产方式受到冲击。从1999年西雅图反全球化运动开始,每年总有一些弱势群体:农民、工人、失业者冲入主流视野,高举反对“新自由主义全球体制”的旗号,甚至要求某一区域进行自治。究其本质,这只是弱者一次呼号,反对的是全球化的“暴戾一面”。

但是,仅仅这样香港就不会卷入全球化的浪潮了吗?当然不可能,全球化的浪潮谁都不可避免,在带来了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挑战。既然香港已经逐渐融入以内地为主体的经济体系当中,部分港人主动前来内地发展,在这一经济体系之内贡献了自己的价值;也有一些港人,不愿寻求机遇,被动地接受挑战,则逐渐沦为了社会较低的阶层;更有一些社会年轻人,工作方面不求上进,无所事事,总是在网上抱怨现状,如此这般不但不能改变自己的境遇,反而会把秩序变得更加糟糕,自己往往也深受其害。

竞争往往是残酷的,香港的年轻人的实例也同样给我们内地的学生群体们给予一定的启示:全球化趋势不可避免,内地同样也会受到相应的挑战,若要立足于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国际社会,我们只有不断加强自己的实力,提升自身的素质,才能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完)

 

注:本栏目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南大研会任何观点及立场。

 (文/高原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编辑/程吟 采编/吴晓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