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观察】“功利时代”的经典阅读 - 南大青年

序言: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不论我们在哪里,只要动动拇指,就能了解世界。这是一个“功利时代”,我们奔跑在秒针上,做出的选择都需付出代价。在这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还需要沉潜下来去悦读经典吗?对于身处高校的大学生,悦读经典计划需要人人践履吗?听听新声怎么说——

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信息的渠道变革,生存生理、安全安定、社交互动等低层次的社会需求已经得以基本解决,物质生活的空前繁荣推动着高层次需求的产生和发展,快节奏、互联网、全媒体,“功利时代”的大潮就此席卷而来。于是,我们不禁会问:在这样一个时间碎片化、节奏高频化、决策功利化的时代里,静静地读一本厚重的经典还有没有必要?

对于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来说,美国作家爱德华多·波特的思维是具有代表性的。他在其著作《一切皆有价》中描述:“我们的所有选择性行为,无论是婚姻、开车、买书,还是喝咖啡、投资、上网,都是权衡利弊和付出代价的过程,即世间一切事物皆有价格。不同的是,有的明码标价,有的暗藏其中,或可以用货币计算,或需要用时间衡量。”对于经典阅读而言,用每天一小时的时间坐在北园的教学楼或是仙林的图书馆,这其中的机会成本是微不足道的,但收获的知识、见识和气质却都是能改变人一生的财富,这种“永恒价值”正是经典阅读的收益所在。或许这一收益的短期表现在并不立竿见影,但在长期的跟踪观察中,阅读的收益不仅显而易见并且令人赞叹。在英国纪录片《人生七年》中,导演迈克尔·爱普特对14个不同阶层的孩子做了为期49年的跟踪拍摄,结果富人的孩子还是富人、穷人的孩子也还是穷人,但唯有一个名叫尼克的孩子在知识的帮助下成了大学教授,走入了社会的上层。能够战胜命运、改变人生,读书的“收益率”之高堪称“功利时代”的奇迹,不禁令人感叹,“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

不过,正如赫钦斯当年在芝加哥大学推动经典阅读运动时所遇到的窘境一样,能够在“功利”的大时代中领悟经典阅读上述“永恒价值”的大学生仍是少数,要将经典阅读这一属于社会精英的生活方式推广普及到所有学生个体上,其难度可想而知。基于这种考虑,我校近期开展的“悦读计划”应该对于不同学生设有不同梯度的目标。自视为社会精英的学生们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具备超越功利主义驱动的素质,他们应该成为“悦读计划”的中坚力量。组织方可以通过成立精英学生“悦读联盟”等团队的形式,进一步加强他们之间的交流、提升他们悦读的领悟、引领学生阅读的潮流。对于另一部分难以摆脱“功利”束缚的学生,组织方应该对他们迫于经济条件、时空约束、个人发展等原因放弃经典阅读的行为表示理解,当然,这种放弃应该是被迫的。对于他们而言,“悦读计划”所根植于内心的种子会在条件适当的情况下发芽,也即是说,他们一旦摆脱经济、时间、发展等问题的困扰,借助阅读经典回归平静、远离功利就将成为他们不二的选择。整体上看,两种梯度的目标互为合力、互为补充:前者具有引领作用,有利于推动后者的实现;后者具有普遍意义,是前者的延伸和发展。

进行经典阅读需要一定的生活体验,需要一定的物质支持,更需要回避一定的生活压力,这样看来,大学时期正是进行经典阅读的黄金时期。更令人欣喜的是,在南京大学这样的知名学府中,知识的氛围、学习的团队、指导的大师等其他学习条件一应俱全,更有相当一部分南大学子具备社会精英摆脱功利的基本素质,在这样的时空条件下开展“悦读计划”正是恰到好处的。在社会出现普遍“功利化”的今天,守住知名学府中的宁静是有非常严重的意义的,大学引领社会抑或社会影响大学是个极其严肃的命题。基于这一高度,我校近期开展的“悦读计划”所扣好的将不仅仅是我校学生的“第一颗扣子”。

(文/新声  采编/董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