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阳台哥”张程业的读书情怀 - 南大青年

2012年,张程业以超出山东省文科重本线74分的优异成绩被南大录取,而同时,由于家境并不富裕,一直以阳台为卧室的他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将他作为扎实求进,贫困好学的典型加以报道,人们更是称其为励志的“阳台哥”。即便如此,一直以来他都用挣得的奖学金买书,满满的书柜已经收集有千余册的书籍。

吾欲与书相知

“初中时,读的第一本古书是《墨子》,背的第一部书是《四书》,第一部翻到烂的书是《六朝文絜》,第一个佩服到五体投地的哲学家是叔本华,认为西方最厉害的哲学家是罗素,收集最多的系列书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看的第一本流泪的书是《平凡的世界》。”

谈及“读书”,张程业如数家珍得列出一串长长的书单,而最近吸引着他的,是中欧四杰贡布罗维奇。

“这书读的人确实比较少,但他的书特别好读,讲的是神神叨叨的事情,但就是属于那种哲学小说,不是去看那种网络小说,看一个故事,那没意思,他这就是现有哲学,再有故事,这一套很值得回味回味。”        

没有早教启蒙,也并非有人引导,张程业用“天性”来解释自己对于读书的痴迷。“天性吧,爱好,有的人爱这个有的人爱那个,我觉得这特有意思。就你觉得生活太枯燥了,太没意思了,觉得书里太好玩了。你能不看小说吗?没人生下来不看小说,是吧?”

两年前,大一的张程业告别了高中繁重的学业压力,怀着人生至此将要开始的心态来到南大报道,他在面对多家媒体的采访时表示“我刚进大学的时候,真的是认为人生这才是正式的开始,之前的18年都被耽误了,所以要奋起直追,弥补之前18年少学到的东西。”

南大的两年里,张程业申请到了哲学宗教学系“爱智慧”青年基金,有了白欲晓教授作为指导老师;参加了浙江大学举办的文化中国论坛,与杜维明,赵鼎新,萧凤霞等知名学者学习研究;今年暑假又参加了华东师范两岸三地名师汇聚的哲学论坛,潜心于书,致力于学。

“读书篓子”的读书心得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读书坯子,但你可以努力成为一个读书篓子”。

说道读书心得,张程业第一条说的便是这句读书篓子与读书坯子的概念。他认为天赋异禀,过目不忘的人是天生的读书材料,而大多数读书人,其实是打小笃定意志,以读书为业绩,孜孜不倦的读书篓子。学术的道路艰险异常,板凳得坐的十年冷,如若能以“读书篓子”心态自我对待,或许更能踏实一些,自适一些。

在张程业看来,读书是可以为你打开另一个世界的,这其中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首先让你眼界为之一开;层次稍微高点,便可能会广泛征集于真实的历史以思考书中的道理;再上一个层次便到了哲学,到达一个形而上的层面。“读书嘛,像阶梯一样,一步一步,先从文学打开世界,到历史,关注虽然是历史但仍是事实的那个,最后,再形而上,到达了哲学。”

走这样的阶梯并非易事,除了自身的坚持,还可能听到周围质疑的声音。张程业回忆起初中的时候,恰逢百家讲坛国学热,同学都很喜欢听他讲历史,然而进入大学后,便会一直有人在问读哲学有什么用,“小学读小说,初中读历史,没有人会问你读小说有什么用,读历史有什么用,但一进大学就不一样了,进大学就一定要问你这个问题,别人会从实用角度问你,这个问题一出来,你读书的纯粹性就没有了。”

张程业还特别提到两位大师的理念:梁启超认为“读书时常怀着要为此书做一纲要的心理”,钱穆则反驳称“读书而怀一功用之目的,心中常被己念所控,心中断难有所体会,直接被做文章取名利的世俗之心所左右”,张程业折中两家直说,追求着“怀无用之心而读有用之书,于真问题中自立自新”的理念。

逆鳞揭甲

张程业不仅自己喜欢读书,还在系里办起了个中哲读书会。

中哲的八九个同学凑在一起研读宋明理学,“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就不到两三百字的古文,就一直读,大家一起讨论,三个小时后你就明白了”,张程业一直坚信,决定你读书花的是你之前读了多少书,在会上只读不到两三百字,但课下却是一两万字、四五万字的文献阅读,他特别提到了成伯清老师的课,“成伯清老师的课特别好,在于他让每个人课下读大量东西,课上讲得很少。读书其实这样是最好的,不要读多也不要读少。”

而我们应该抱着怎样的思考去读书?张程业提到自己“逆鳞揭甲”的理解,他认为无论何书,都有自己的脉络结构,就像是鱼身上的鱼鳞,顺其而下自然容易,但如此读书便有“过眼”之惑。然而真正善于思考的人常能忤逆作者希望读者顺流而下的心愿,在关键的节点,重要的章节上,反复质询,推敲送疑。“作者的文章思路是作者已经走过一遍的,从其自身出发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我们读者必须逆鳞违拗之,才会发现著作的问题,进而才能解决自己的真问题。”        逆鳞是为了有所疑,揭甲是为有所得,而有所得必然在有所疑之后,才能深探究竟,彻骨彻髓。

读书的情怀:斯人千古不磨心

“其实读书也不是关键,关键是有个价值关怀。”在采访的最后,张程业提到这样一个观点。

杜聿明先生曾经在浙大办过一个主题和“诚”有关的活动,张程业在现场提问是说道“我当年填报志愿,看各大学的简介,突然看到了南大校歌写的大哉一诚天下动,很有文化,我就是因为这句歌报的南大。”,曾经和老匡亚明校长共事过的杜聿明先生听到后特别感动,他称赞说所有学校的校训里面,南大的最有道统,“你们以前想过什么叫做大哉一诚天下动吗?诚没动之前天下是死的。这个天下是抹上了一层价值色彩的。只有诚把你的价值世界打开之后,你的世界才真正出现了,有了价值关怀了。”       

“其实读书也是一样”,张程业讲到,“就像陆九渊的哥哥写过一句“圣人千古只传心”,而陆九渊把这一句改成了‘斯人千古不磨心’,说的是这个价值世界不因为个体的有而有,无而无,只要你打开了,就有了。读书不是关键,关键是有个价值关怀,能把书打通。读书可能会让你变成书呆子,可能会占用你的世界,但是有个好处就是,当你在你价值关怀的世界里,读书让你发现一个更好的世界。所以说重点不是读书,而是你和世界的关系有没有发生变化。

对于自己的本科四年,张程业想的,就是不断的在图书馆进进出出,在电脑前敲下很多没有读者的文章。“这四年,每一年都很重要,你作为一个学者的学术素养,学术视野,学术兴趣和学术旨归,都于本科阶段渐渐养成。”

其实,“始终如一”,也就意味着“平步青云”。

                                        ( 南青报记者/何露 采编/吴晓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