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好书乐书者黄振辉 - 南大青年

学分绩保持全院第二,一学期读完五六十本书——这就是来自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的黄振辉同学。在周围人眼中,他不仅是高绩点“学霸”,还是理科生中的“文人”——他博览了众多人文社会科学的经典著作。“老黄”看上去身形瘦小,朴素的装扮下透露着一股英气,包里随身携带着古色古香的小茶杯,一边细细品茗一边娓娓道来自己的阅读体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于谦说“书卷多情似故人”,黄振辉亦如此,阅读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他有着明确的读书计划,“其实我上个学期有个计划,取了个比较浮夸的名字,叫‘2014一个人’,野外露十次营,读百卷书,行千里路,现在完成了一半的样子,露营至少7、8次了,上学期读了比较多的书,五六十本吧,行千里路应该是做到了,现在江苏基本走遍了。”古人刘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黄振辉可以说是这句话的写照。明确的目标,是他坚持阅读源源不竭的动力。

“初中开始就会经常读书了,高中稍微停了一点,然后到大学又重新开始了。也没有谁来影响我,这个习惯就是慢慢养成的。”到了大学,黄振辉同学每天读书,“大一时读书时间较少,可能平均每天一个小时多。大二能达到两三个小时。现在大三跟老师做项目,文献读的多,看课外书就少了。但还是坚持每天阅读。”在这样日积月累、贵有恒心的情况下,他读完了难以计数的书籍。

当问起他平时读什么书时,他开出的书单让让我们已经惊讶不已——《红楼梦》、《纳兰词》、《麦田的守望者》、雪莱和拜伦的诗歌、《变形记》、《挪威的森林》、《西方哲学史》、《苏菲的世界》、《胡适文集》乃至弗洛伊德洛深奥的心理学著作。作为文科生,这些书籍也未必能尽读。在他看来理工科和所谓文科没有必要割裂开,“我高中的时候其实文科也学的挺好的,虽然后来选了理工科,但是我是比较愿意两门一起学。因为二者其实可以互补,而且理工科的同学有一点文学素养还是很好的,不然会活得很粗糙。”的确,诚如近代教育家梅贻琦先生所言:“大学期内,通专应兼顾,而重心所寄,应在通而不在专,换言之,即须一反目前重视专科之倾向,方足以语新民之效”。

好之不如乐之

读书贵在乐。对于黄振辉同学而言,“阅读纯是一种个人行为,就像他们玩游戏一样,就是一种感受世界的方式。”阅读不仅仅是学习的环节,更是一种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因为阅读而多彩。因为阅读的滋润,学习生活不再枯燥。不为读书而读书。这就是“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他向我们介绍自己读书时的情形:“我一般早上六七点就会起,吃两三片面包,喝瓶牛奶,然后就开始读书。”阅读需要静得下心来,还要肯花时间。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哪有什么天才?我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写作了” 、“时间,每天得到的都是24小时,可是一天的时间给勤勉的人带来智慧与力量,给懒散的人只能留下一片悔恨。”

数字化时代,碎片化、快餐式、跨域式的“浅阅读”成为人们的习惯。黄振辉同学旗帜鲜明地反对这种阅读习惯,“关于像什么每天读一点小文章这些东西,我不太喜欢。这种东西看了很多遍也没什么可学的。”所以他更倾向于经典阅读,读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书籍。浅阅读的习惯使得阅读更为浮躁,这代替了人们专心致志的深刻思考。人们夸夸其谈,好像无所不知,而实际上流于肤浅的皮毛,缺乏系统深入的思考。因此阅读经典又成为治理“浅阅读”弊端的良药。无疑,阅读经典不能刻意为之更不可他人强迫,只有真正有兴趣投入其中,享受那个过程,方能收获阅读的快乐。

当我们问起黄振辉同学,他们学院是否有人文通识课程时,他坦言道,由于学院开设的课程比较多,因此许多通识课程他们是不开设的,如大学语文。然而他认为,开设这方面的课程,采用强制的方法效果可能不太大。“像素养这种东西,你想要才能拿到,不想要别人硬塞给你也没用。”阅读经典更应该成为每个人自然而然的习惯,在潜移默化中带给我们深远持久的影响。我们应当改变被动地阅读学习的习惯,在凝结着人类文明精华的浩瀚经典之中,寻找自己热爱的方向,静下心来阅读。黑格尔有云:“一个广深的心灵总是把兴趣的领域推广到无数事物上去。”愿我们对待文化经典永远怀着一颗好奇心,从中找到阅读的无穷乐趣。

(南青报记者/黄辉豪、王昕桐、张泽文 采编/吴晓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