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南大女教授力挺“剩女”——“剩女”反过来就是女神啊 - 南大青年

“剩女”是无法避免的吗?“到底要不要给男人歇产假”?3月6日晚,“性别力量与青年力量”主题沙龙在南京大学仙林校区图书馆报告厅举行,南大四位在性别研究领域颇有建树的女教授,与同学们探讨热门话题“性别与青年”。

剩女是社会问题,更是观念问题

刚进入提问交流环节,便有一位同学提问四位教授如何看待剩女这一现象。“剩女反过来不就是女神了么?”社会学院的闵学勤教授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在她看来,剩女不应该去承担压力与非议,而是由自己的内心的满足而获得个人的快乐。“剩女也许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但落在个人身上,绝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王蕾教授则表示尽管“剩女”更像是社会对于女性的“欲加之罪”,却没有人可以摆脱它。“我曾经去香港中文大学做过一次讲座,谈到剩女的问题,在座的很多女博士都很有共鸣。”王蕾教授回忆当时的情景。黄荭教授则为现场同学“现身说法”,至今独身的她也曾经被一些讨论剩女问题的媒体采访,她表示个人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于自己“剩女”等玩笑称呼,而“按照你的生活方式生活”才是她的生活态度。

产假制度无法解决男女平等问题

沙龙上,一位女生提出“到底要不要给男人歇产假”的问题引发了热烈讨论。女性生理的特殊性决定了其生育新生命的责任。而这个神圣的使命却被不少用人单位当作将女生拒之门外的理由。“生育对女性身体的损害是非常大的。女人孕后,男人的帮助并不是至关重要的。”王蕾教授指出,“但是社会对女性有刻板印象。即使男人也要休产假,公司也还会选择男性。”在黄荭教授看来,这是历史问题。“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一直存在。这不是一个产假制度可以解决的。

社会由你引领,性别不是问题

闵学勤教授认为,“社会由你引领,性别不是问题。”个人主义盛行的今日,社会中的个体日益放大。“个体化的过程就是女性追求性别平等的过程。”闵学勤教授指出,“在承认生理特征的前提下,我们要抛开性别的藩篱。女性不满社会建构、反抗传统意识的过程,个体化已经在你身边。”性别不应当成为决定每一个个体生活方式和人生价值的评价标准。通讯员 朱梦秋 何露 吴科

扬子晚报记者 张琳

原文链接:http://epaper.yzwb.net/html_t/2014-03/08/content_141628.htm?div=-1

(采编/李秋实)